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551章 集团继承人
    花木兰也点点头,以前是没有这段记忆的,现在是凭空出现。之后,古人圈里的内容也变了,话题王就是麦小吉。

    所以,便立刻提出了申请。

    历史,其实还是改变了。麦小吉不由一阵心惊,这得是多么强大的力量,甚至都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意识世界。

    太惊悚了!

    抖落一身鸡皮疙瘩,麦小吉对二位的到来表示诚挚欢迎。拓跋焘和花木兰都急着想要找份工作,知道这里的规矩和消费,不想吃白饭。

    “工作的事情,不着急。咱们聚仙楼的规矩,每位到来的客人第一件事就是游玩,明天让幼薇带着你们到处看看,熟悉下环境。”麦小吉笑道。

    两人又是作揖道谢不提。

    看到两人的证件,拓跋焘在这里的名字叫做拓跋涛,倒也好记。花木兰则还是朱木,跟她原来的身份相符。

    “焘弟,我走了之后,你还顺利吧?”麦小吉打听道。

    “柔然基本被荡平,我也在皇位上战战兢兢坐了二十多年,常常将兄长的教诲记在心间,只是能力有限,总觉惶恐。”拓跋焘说道。

    “那是我不对,给你压力太大了。”麦小吉笑道。

    “遇事不决,我总想着,如果兄长在,该会怎样,如此方能稍稍释然。”

    拓跋焘谦卑客气的话,让南宫月听到很别扭,笑道:“小涛,咱们这位麦哥,要说诸多特长里,就是没有做皇帝的本事,在他面前,你说这些跟羞辱他一样。”

    拓跋焘打了个寒颤,连忙起身,“可是南宫秘书,幸会,幸会。”

    “不客气。”

    麦小吉皱皱眉头,在北魏可是最牛叉的一次,没想到这么快就让人看到真实的自己。又对花木兰说道:“木兰,那你呢,去朝廷当大官了吗?”

    “呵呵,战争过后,陛下并未责罚我,反而授以高官,我哪里懂做官,便回家去了。”花木兰说道。

    “打了好几年仗,猛不丁闲下来,你也能受得了?”

    花木兰莞尔一笑,说的句,差点让人惊掉下巴,“陛下赏赐无数,我置办了些田产,倒也安稳度日。其实也并未闲着,一直在研究先生送我的感冒药,可惜至今没有成功。”

    先是一惊,随后麦小吉捧腹大笑,笑过之后,又突然发现花木兰很有志向,便将她介绍给两位神医,“呵呵,阿木,感冒药里的说道多着呢,我也解释不了,有什么疑问请教神医吧。”

    两位神医慈眉善目,花木兰连忙过去行礼。

    流程都和其他古人一致,接下来便是理发沐浴更衣,变得更像是现代人。然而,重新坐下来时,麦小吉却发现了拓跋焘的不同之处,他在现代居然是,少年贵族。

    拓跋焘讲,自己不仅有了这段记忆,而且还有现在的记忆,为牧野集团的继承人,家中独子,在草原拥有上万顷的牧场,集团规模超过了百亿。

    这就奇怪了,其他古人来到这里,都是孤苦伶仃,兜里穷到一毛钱都翻不出来。麦小吉只当是程序出错,随手在网上查了下,惊得站起身来,还真有此人!

    牧业集团创始人为拓跋勇,英年早逝,有一独子叫拓跋涛顺理成章便是集团的继承人。但当时拓跋涛刚过十八岁,所以集团事务便交由母亲打理。

    痛失丈夫,儿子便是唯一的精神依靠,拓跋涛母亲忍悲含痛,由一名柔弱阔太摇身一变成为商界女强人,并悉心培养儿子,送入全球最好的学校读书。

    春去秋来,转眼几年过去了,儿子学成归来,正当这位母亲想把肩头担子卸下来时,拓跋涛却突然失踪了,从此杳无音讯。

    母亲焦虑万分,从此踏上寻子之路,然而遍寻无果,网上消息称其母住院,看样子被生活的磨砺压垮,已经疯了。

    说到这里,拓跋焘双目泪湿,显然这段记忆已经让他融入到角色之中。

    “怎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所有人都惊呆了,等同于又给拓跋焘创造了一次实实在在的生命。

    “那个拓跋涛去了哪里?纨绔子弟吧?”李清照追剧入迷,连声问道。

    “我也想分担母亲,哦,不,那个拓跋焘在母亲的培养下学有所成,却偏偏对父母的产业不熟悉,居然在草原迷路了,在失踪十几天后就不在了。”拓跋焘说道。

    “老天爷的程序也会出错,把这段记忆给了你。”南宫月唏嘘道。

    “兄长。”拓跋焘似乎下定决心般,对麦小吉说道:“能不能,先预支我点钱?”

    “你想回去看看?”麦小吉问道。

    “不错,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但想到那位慈母,便觉得心如刀割。其实拓跋勇去世后,她的身体就很不好了,动过三次手术,很想去看看她。”拓跋焘说着,眼泪没有忍住,扑簌簌掉了下来。

    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孩子,左慈直摇头,嘟囔着什么,修行之难,在于明知是假象却依然放不下。

    麦小吉肯定是支持的,不管怎样,拓跋焘有情有义,能抚慰一位遍体鳞伤的母亲,也是善举。

    所以,一口答应下来,“小月,你给焘弟多转点钱,另外,在这里你人生地不熟的,就让二哥陪你走一趟吧。”

    “多谢兄长!”拓跋焘激动不已,连忙起身来作揖,看得出,他对那位记忆中的母亲十分挂牵。

    女人们感动得一塌糊涂,对这个少年皇帝很有好感,麦小吉也很有感触,原来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不是钱。坐拥一个百亿集团,失去了至亲,便是双手空空,一无所有。

    安排好两位新报道的人,麦小吉也累了,回房休息,第二天便去上班。

    才几天就回来了,让燕北飞有些意外,“说是去见朋友,我还以为你其实就是去探险,得个把月才能回来呢。”

    “嘿嘿,没骗你,真去见了一位朋友。”麦小吉说道。

    “谁?我可是会查的,不许撒谎哦。”燕北飞半是认真半是撒娇。

    “拓跋涛,牧野集团的少公子。”

    “牧野集团?”燕北飞对这家公司有印象,查了查,排在前面的新闻自然是拓跋涛走失,“他不是失踪了吗,你去找他了?”

    “网上新闻不能全信,人家好好的。拓跋涛母亲病了,朋友一场,我过去看看。”

    说完,麦小吉都无限感慨自己的灵活机智,撒谎都是天衣无缝,老天爷给的借口,挑都挑不出错来。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