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413章 金才人
    “太子。”

    皇太子嘉文坐在那里,听这些君臣议事都快打瞌睡了,一会波斯一会罗马的,又是库思老二世皇帝又是什么希拉克略皇帝,他实在是听不明白。

    “父皇。”

    “你说波斯衰亡在即,为何朕却决定要与波斯结盟呢?与波斯结盟,为何又不直接支持波斯皇帝而是要支持其皇子呢?”

    嘉文站在那里,有些茫然。

    “儿臣不知。”

    “坐下吧,不知为不知,算你还有自知之明,但是既然不知,就要学习,朕让你呆在这里,不是让你来打瞌睡的,是让你学习的。你也已经十多岁了,得学着开始担些担子。”

    “儿臣错了。”

    罗成微微摇了摇头,“波斯虽然衰亡在即,但瘦死的马也比骆驼大,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疆,猛兽陷于死地也会做困兽之斗,这个时候的野兽是最凶猛的。我们没有必要去惹一个将死之帝国。”

    魏征也点头,“波斯虽与我交界极广,然则如今他的对头是罗马,还要面对南面许多新占之地的反抗,故此他根本无力也不敢向东和向北进犯我大秦的领地。而且,他还需要维持我们的贸易关系,需要我们的丝绸茶叶瓷器等货物以维持波斯如今崩溃的财政局面,更何况,他们还想要从大秦手里获得大量精良的铠甲武器装备,想要获得先进的战船,他们有需求于我们。”

    “嘉文啊,烂船也有三斤钉,波斯有两千万人口,其疆土并不小于我大秦,故此,看着他灭亡在即,我们也可以发他一笔财。波斯皇帝此次派了皇子卡库拉前来,我们可以跟这位皇子好好亲近亲近,波斯人想要武器铠甲,卖给他们,想要船,卖给他们,想要丝绸瓷器茶叶纸张,卖给他们。”

    “可父皇不是说波斯现在穷兵黩武,财政崩溃吗,他们拿什么来付钱?”

    “黄金、白银、香料、奴隶甚至是土地,都可以。”罗成笑着道,一个拥有五百多万平方公里土地,有两千万人口的大帝国,还怕他付不起账?

    “当然,我们跟皇子做交易前,还应当正式签订一个条约,明确一下大秦和波斯的边界,得让波斯承认大秦对于大夏和河中的所有权。”

    大夏也就是吐火罗,后阿富汗地区,河中则是河中地区,是现在朝廷所设的北庭道南部一带。

    大秦的西境,要划到里海的东海岸。

    “波斯如今占有整个埃及,不但控制了波斯湾,也控制了红海,因此波斯控制了重要的贸易线,我们保持与波斯的友好关系,能够让我们的贸易不受阻碍。趁着他大战,卖他武器,自然也更能大赚一笔,这个时候我们提出与他签订边境协议,就算波斯人对吐火罗和河中地区,还有点什么想法,也只能签字。这字一签,白纸黑字,那么我们以后就有了法理,将来不管谁继承了波斯,也绕不过去。”

    虽然说最终得依靠拳头说话,但有这样一纸协议,也是能避免许多争议的。

    “老道,关于与波斯协议之事,就交给你去与波斯皇子谈,你到时带上太子一起去,事谈成了,就让太子和波斯皇子先署名,然后再等朕与波斯皇帝署名后再交换协议书。”

    魏征知道皇帝时刻不忘要提点太子,倒也是很痛快的应下了。

    “圣人,新罗王金白净求见。”

    罗成伸了个懒腰,魏征等刚走,这新罗王又候着了。

    “宣。”

    花白头发的金白净带着一个年轻高挑,姿色靓丽的女子进来,后面还跟着个少年。

    “藩属小臣金白净拜见吾皇,万岁!”

    金白净一把年纪了,可来了大秦,面见天子之前,也早被殿中省的宦官们教过要如何行礼。

    看到大秦天子,不敢丝毫怠慢,赶紧跪拜。

    罗成一般是不愿意让臣子们跪拜的,就算是朝会和殿议,都是跪坐。但现在他却坐在御案后不动,让金白净跪拜。

    “金爱卿,平身。”

    公主金胜曼也向皇帝跪拜行礼。

    “爱卿不远千里,渡海来朝,辛苦了。”罗成走出御案,扶着金白净的手笑道。

    “不辛苦不辛苦。”

    金白净就是辛苦也不敢说啊,来了大秦,亲眼见识到了大秦的繁盛与强大,又见到那许许多多听都没听过的国家的国王、或王子们前来,那个震撼无须多说。

    “朕已经让人去通知金昭媛,她一会就到,爱卿等还没与昭退媛见过吧。”

    “拜见圣人之前,不敢。

    闲聊了几句,金德曼来了。

    金白净发现有些不认识女儿了,她身着昭媛的嫔妃宫裙,端庄而大气,妆容、衣饰都换了,人也更加的大气而雍容。

    “姐姐这是有孕在身了?”倒是胜曼眼尖,看出德曼公主的肚子微微隆起。

    “五个月了。”德曼轻抚着肚子,一脸幸福之意,这位曾经一心只关心新罗国家的公主,如今却如一个普通的妇人般幸福。

    胜曼没想到姐姐变化这么大。

    “本来朕不想让昭媛来的,怕她身子吃不消,结果她硬是要来,只好让她一路乘船走水路来,倒是还好没受什么累。知道你们到了,天天念着呢。”

    “多谢圣人关怀。”金白净道,然后对德曼道,“昭媛,这次小王带胜曼公主来,是送她入宫的。”

    金德曼点了点头,这个事情她也早已经得知了,对此倒也没有什么过多想法。就如当初她入宫一样,都是不得已的,幸好秦天子年轻而又知礼,人还温柔,待她挺好。

    新罗只是个藩属小国,对于大秦的要求无法拒绝。

    “妹妹来了,正好姐姐以后也多个伴。”德曼牵起胜曼的手,两人在新罗的时候就是关系很好的。

    胜曼笑的有些勉强。

    她自入殿后,就偷偷打量过皇帝许多次,皇帝出人意料的年轻而又高大英俊,笑起来有种难言的迷人气质,可一想到这个人就要成为自己的丈夫,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朕就册封胜曼公主为才人吧,二十七世妃之一,正四品,位在九嫔之下。”

    胜曼勉强笑了一下,“谢圣人恩!”

    罗成又招金春秋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长的倒也眉清目秀的,就是年少单薄了些,朕就册封你为新罗王世子,暂时不要回新罗了,先留在大秦,在崇文馆陪太子读书,也充做太子的侍卫。好好历练几年,也多陪陪你们姑母,等历练有成了,再回新罗继承王位。”

    金春秋跪谢。

    “小臣多谢圣恩。”

    “起来吧,回头我让你接你到东宫去,以后就陪着太子身边。”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