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80章 语言不大通
    第六零三章语言不大通

    第二天一早,林啸便亲率沙成哲的生产队,开向西落湖。

    因为这是他第一次亲自开荒,所以十分重视,要亲眼看一看周边荒地的情形,确定营地的位置。

    一路上都是弯弯曲曲、高高低低的土路,走不了几步便掩映在了绿树和蒿草丛中,长长的队伍根本看不到首尾。

    “这地方果然偏僻,荻港萧萧、沙鸟低翔,的确有些水泊梁山的气息……”

    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林啸环顾四周,忽然想起了施耐庵。

    相传,这位老先生原是苏州人,年少时才气过人,又为人仗义,是个文武皆修的好青年。

    明初战乱时期,他投入张士诚的幕下,参与抗元活动,张士诚兵败后,他为避祸,便浪迹天涯,漫游山东、河南等地。

    后来,老朱坐了天下,因好友相邀,他便举家迁徙兴化县,挑了西落湖这处交通不便的偏僻之地隐居避祸,在此闭门著述,开枝散叶……

    连着过了好几座小桥,穿过了许多林木草丛,大概走了五里多路,队伍才到达西岸。

    这里,离范公堤有些距离了,与施家桥村却不远,只是隔河相望,跟他们的盐田挨得更近。

    林啸放眼望去,虽说这个西落湖的水面并不算大,但清流环抱,芦苇茂密,波光粼粼的湖水非常清澈。

    见有好几条小河蜿蜒而去,沙成哲介绍说,这些小河虽然看似流向不同去处,却都通着运盐河,用小船运送食盐、粮食什么的还算便利。

    “事不宜迟,叫大家开工吧。”

    林啸看着地形不错,便指着眼前的荒地下达了命令。

    “是,首长。”

    一声令下,上千人的队伍,立刻有条不紊地行动起来。

    林啸没有看走眼,这个沙成哲,的确有些能力,毕竟是读书人,做起事来,还是很有条理的。

    按林啸的意思,他早已将队伍分成了两拨。

    大队人马立刻分成若干小队,削枝除草,手推肩挑着开始平整土地;另一些人则四散而去,这是筹买竹木柴草去了。

    “首长,三天之内,凉棚便可搭好。”

    沙成哲信心满满。

    “嗯,好,”

    望着忙而不乱的场面,林啸点点头,“你是主心骨,要好好动一番脑子,营区的排水问题要想好……还有,仓库、灶间、便池等辅房的设置,要尽量合理。”

    “知道了,首长。”

    沙成哲躬了躬身子。

    “营地建好后,便立刻着手垦荒,”

    林啸指着四周一大片荒地,“灌溉的沟渠,要同时开挖,肥料什么的,可以从湖中就地取材……明年这个时候,就绿油油一片,丰收在望了。”

    “是,”

    沙成哲笑着说,“水稻的播种时节是错过了,先种些时令蔬菜吧,还要设法搞一些禽畜的养殖……”

    “嗯,种子随后就到,”

    林啸点点头,沉吟道,“等忙完播种,再去购买砖石木材,让大家自己动手改建砖瓦房……天气不久就要转冷了,这么多人不能在凉棚里过冬。”

    “是,大伙都是苦命人,虽然身无分文,但有的是力气,”

    沙成哲看着脸色喜滋滋的众人,“如今有首长们撑腰,咱们便没有了后顾之忧,能够为自己劳动,再辛苦都高兴……”

    “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看着民工们一个个很有干劲的样子,林啸的心情很好,当即承诺道,“明年我再来看望你们,要是真干得好,我便将你们生产队扩编为农场,大家都是农场工人。”

    “是。”

    沙成哲满脸憧憬。

    “到时候,有钱有粮食,你们便可以在此娶妻生子,安家立业……”

    “首长,”

    听到这个,沙成哲却忽然皱起了眉头,他犹豫片刻,鼓起了勇气说,“明年,小人……想跟着您打天下去……”

    “打天下?那是我们军人的事,”

    林啸转头看着他,笑道,“如今百废待兴,各行业都需要人才,没必要都去从军拼命……”

    “额……”

    沙成哲讪讪的一脸尴尬。

    “当然,你个人的问题,是可以商量的,”

    林啸笑了笑,“你要真有本事,就表现给我看,说不定,我会调你去别的地方,去做更大的事……”

    “谢首长提携!”

    沙成哲当即眉开眼笑。

    “不过,那是以后的事了,”

    林啸摆摆手,“现在,你挑十个人,跟我走,去村里。”

    ……

    刚到村口,林啸就发现村里有了些活气,不时见到有人在走动。

    此时,司徒正带着特战队员组成的另外一队,已经在村里了,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向群众发放粮食和衣服。

    一名战士看到了他们,便直接领他们去发放点。

    发放点,设在了一座青砖瓦房结构的高大院落前。

    这么好的房子,在这个村子里实属罕见。

    林啸心头纳闷,走近后才发现,原来,这是施家祠堂。

    “看来,这位施老先生,刚来时还是有些财力的。”

    看着这座高大的院落,林啸暗想。

    因怕老朱报复,施耐庵才躲到了这里,可是,他在这里不仅能安安静静地著书立说,小日子过得还不错。

    可见这个老朱皇帝,也并非传说中的那般小肚鸡肠。

    据说,老朱的报复心,的确是很重的。

    因支持张士诚的关系,自明代始,苏州府一地,便成了全国赋税最重的地方。

    现在看来,老朱下手还是有分寸的,至少没有到滥杀的地步……

    祠堂前,有一块不小的打谷场,此时,场上已经聚集了一些村民,一眼望去,大概有三四百人。

    “首长……”

    一眼看到林啸,老村长施修德等人便快步迎了上来。

    “老村长,人不多啊,”

    林啸看着人群,疑惑道,“不是说,村里有九百多人么?”

    “这个……”

    施修德脸色微红,嗫嚅半天才憋出一句,“没衣服,出不了门……”

    “……”

    林啸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急忙招呼司徒正,“你,过来!”

    “爷……”

    “让战士们带着衣服,挨家挨户去走访,”

    林啸吩咐道,“让村民都来这里集合。”

    “是!”

    司徒正敬了个礼,集合战士们去了。

    “战士们都是南方人,语言不大通,”

    林啸转头对沙成哲道,“你带上人也去,帮着翻译翻译。”

    “是,首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