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六十七章 就是这个目的
    “姐,我饿了~”

    颜煌坐在嬴雪白身边,轻声开口:“飞机餐不好吃~我就等你一起宵夜的。”

    嬴雪白咬着嘴唇,揪他耳朵一下,起身出去:“爸妈,二叔二婶,你们也刚过来,一起吃点吧。”

    “我们……”

    嬴父刚要拒绝,嬴母拉了他一下。

    嬴父想了想,看着二叔二婶:“那一起吃点吧。别光谈事,颜煌刚下飞机……”

    “行啊。”

    两人无所谓,没心思拒绝。

    等嬴雪白走出去点餐,颜煌表情变了。

    虽然不至于翻脸,可至少比刚刚平静一些。毕竟总提的气场那是无形的,但也是真实存在的。

    相比眼前几位长辈,颜煌见多识广经历的事见过的人,多少都是社会精英大人物。

    无所谓绕弯子。

    “叔叔阿姨。”

    颜煌看着嬴父嬴母:“那天之后我是真心抱歉,但是也只是抱歉我的态度有点不好。可是我说的内容没什么不对。”

    嬴父没说话,嬴母叹息:“我知道,我和你叔叔也都聊过。”

    颜煌摇头:“这次我是认真的。这些事我不想管,为什么?我反复强调我只在乎我姐,可是因为上次我多管闲事,最终导致叔叔阿姨也下不来台。我姐做为你们女儿,肯定不会给我好脸。要不是我一直缠人磨人,估计她已经不理我了。”

    皱眉开口:“这种情况下,我本来也不是一个神经病。我自己事还那么多,我怎么可能还不长记性?”

    “可是小红……”

    二叔二婶急忙开口。颜煌打断,看着两人:“至于你们。我什么都态度都不后悔,你俩求我姐办事,结果当面说她什么?戒指那么贵,不是好来路?娱乐圈脏?她可能也被污染?”

    轻笑开口:“这也就是你们俩,我给叔叔阿姨面子。你放另一个人敢这么说他试试。你去打听一下,我入行至今一年半的时间,就因为有人得罪她我怼了多少人?现在他们什么下场?”

    二叔二婶脸色一变,嬴母无奈开口:“颜煌啊。不要太较真,是他们两个说话难听。但终归是小嬴长辈,你的想法我理解。人也不能孤立存在在社会,哪怕被动的。”

    嬴父点头:“你不也是一直紧抓着小嬴不放吗?为什么?你也需要有在乎的人。”

    颜煌开口:“行。咱们不说这些,直白点。”

    看着二叔二婶:“你们想我帮忙没问题。这点事在我面前真不算事。但是前提是什么?你们要努力做到消除我姐对我上一次在上嗨住处对我产生的所有负面情绪。只要她能不怪我了,你们的事分分钟搞定。但只要她还因为上次我和你们矛盾的事怪我,别说我不管,我自己好不了,别人也别想好过。”

    “呵。”

    嬴母笑了,这怎么嬴雪白在和不在,简直两个人一般。

    这还是刚刚靠在嬴雪白身边坐着说自己饿了的那个小男孩吗?

    嬴父也感慨,自己对颜煌终究是不了解。以为自己女儿捡了个贫困生资助当弟弟,自己也当做孩子对待。现在看来这哪是孩子啊?

    以前没重视他的话,他只在乎他姐。

    而且他之前的怼人,强势,还有骨子里的冷漠,是改不了的。

    最多是大面子上过得去而已,还绝对不会受任何谁的委屈。更不会让她姐受委屈。

    一瞬间嬴父不知道自己该欣慰还是担心。

    把这么一个……有些极端强势霸道的孩子放在小嬴那么个乖乖女身边,是福是祸?

    小嬴从小就不是强势的孩子,乖巧懂事,虽然有韧劲也有坚持。

    可到底不是性格厉害的,而且还是女孩。

    “我俩也算上吗?”

    嬴母一句话,让嬴父回过神,看着颜煌。

    颜煌一顿,看着嬴父:“叔叔。我想过了,其实咱俩没有主要矛盾。而且上次我也真的不是针对你,然而我觉得我是不太好改。我最多能做到因为我姐而尊重两位,并且生活上还有精神上,一切照顾好你们。为了避免以后还出现这种让我姐为难的情况,我觉得我们在面对某些问题上,就别直接沟通。通过我姐最好了。这样就不会再有之前的那种事发生。”

    嬴父轻叹:“不至于……”

    看着颜煌:“我俩以后也不会经常去打扰你们了。”

    “别啊。”

    颜煌皱眉失笑:“那你这不还是把我架在火上烤吗?让我姐知道我居然敢影响她亲爸妈和她回避见面,她能弄死我真的。”

    “呵呵。”

    嬴母笑:“我是没看出来。”

    颜煌收起笑容看着嬴母:“她因为这件事,对我一直没好气。我心里难受,所以我也后悔上一次那么情绪激动。话又绕回来了,这种事绝对不会再发生。反正你们自己决定,我的意思已经表明了。”

    嬴母愣住,看看嬴父,最终也都沉默。

    真的有比父母对孩子还好的外人吗?

    都说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没有谁会惯着你。

    但是颜煌那么认真的情绪,他们感受到了。这一刻嬴父对颜煌的所有微不可查的排斥也都烟消云散。

    大家长?

    不止是权威也有责任。

    当嬴雪白如今的事业和生活,他这个做父亲的除了说接回来养着,其他的责任已经扛不起的时候。

    女孩,长大了。将有别的,不是父亲的男人,接管这一切。

    相比之下牺牲点权威算什么?

    他小时候也是父母打骂长大的,后来成年后,也是顶梁柱。

    父母也要听他的了,这是一种传承。

    “就这样吧。”

    嬴父拍板,但是二叔二婶听半天跟听经书似的。

    “什么就这样啊?”

    二叔疑惑看着嬴父:“你们聊什么呢?怎么办啊到底。”

    嬴母看着两人:“简单啊。你们把小嬴哄好,让她不怪颜煌了。颜煌就帮忙。”

    二婶终归是明白一些的,此刻开口:“我懂我懂。就是……”

    二婶无奈:“我俩份量没那么重。而且上一次好像小嬴生气的是颜煌对你们有点……态度不好。”

    嬴父恩了一声:“我们也帮忙。”

    随即皱眉:“这叫什么事啊?父母,长辈,一起联合哄着她?”

    嬴母笑着白他一眼:“不用哄。你只要告诉小嬴你没因为上次的事生气……算了。”

    摆手开口:“你也不懂这些,一会我来说。”

    正好嬴雪白进来。结果发现气氛怪怪的,齐齐都看着她。

    什么情况?

    不知道没关系,坐在颜煌身边,掐他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