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九零章,好的,秦sir
    南沪,天成宝丰旁边的公寓楼,某房间内,灯光昏暗。

    卫生间内水声哗哗作响,秦禹急的满身是汗,总感觉有一身力气用不完,恨不得趴在地上怼两个俯卧撑。

    “滴玲玲!”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喂?!”秦禹顺手接起。

    “哪一步了?”老猫贱嗖嗖的问道。

    “你他妈是不是有病,跟你有啥关系啊?你老打电话!”秦禹烦躁不堪的骂道。

    “大家都在等待一个结果呢,这么给你助攻,你要在不完成任务,那就真是个废物了。”

    “你跟大家说,别着急,我一会就给你捅咕出来了。”秦禹翻了翻白眼,直接挂断了电话。

    夜场内,一帮喝大了的损友,都凑在老猫身边,笑着问道:“他俩成了吗?”

    “哈哈,这傻B着急了,没逻辑了,他说让你们别着急,一会就给我捅咕……!”老猫喝到大脑短路,一挂断电话,就要重复秦禹的话,但说了一半,立马就感觉不对劲儿了。

    “哈哈哈!”

    众人爆笑,展楠龇牙冲老猫调侃道:“他要是一下能捅咕出来,你这么大一后代,也算欣慰了……!”

    “卧槽,混熟了,是不?!”老猫放下电话,扯脖子吼道:“有不服的吗?来,踩箱喝!”

    ……

    房间内。

    秦禹等的实在是捉急,抬头吼了一声:“洗完了吗?!”

    “……没,没呢!”憨憨略显结巴的回了一句,她以前也总在秦禹的房间内洗澡,可不知道今天为什么心里慌慌的,很紧张。

    秦禹扭头看了一眼四周,顺手拿起了一瓶憨憨专用的护肤品,鞋都没穿就冲过去了。

    “吱嘎!”

    秦禹将门推开了一条缝隙,鬼头鬼脑的问道:“你看这个你能不能用上……!”

    “你给我滚出去!”

    “我上个厕所,憋不住了!”秦禹咬着牙就往里冲。

    林憨憨推着秦禹的脑袋:“你要点脸,你……你等下一嘛……!”

    “我就进去撒个尿!”

    “滚啦!!”

    “咣当!”

    秦禹撞开浴室门,踉跄着冲进卫生间。

    雾气朦胧,林憨憨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宛若一只受惊的兔子,眼神怯怯的看着秦禹:“哥,你带剧本了吗?!”

    秦禹听到这话,瞬间懵B了。

    “哎哎,那……那个台词叫什么来着……!”

    “跪下,我的牛仔!”秦禹笑着回了一句,伸手就拦了过去。

    “呀,你台词挺熟练啊……对过,是吗?”

    “波!”

    秦禹按着憨憨的脑袋,歪脖就吻了下去,憨憨搂着他的脖子,情浓的回应着。

    室内,雾气弥漫,一切水到渠成。

    ……

    公寓一战,俩人一天没出门,林憨憨突然“长大成人”行动略有不便,正好秦禹也没啥要紧的事儿,俩人就跟家里腻歪。

    一晃,一周时间过去。

    朱玉临给秦禹打电话,提醒他学院这边快毕业了,该找找关系拿荣誉,拿嘉奖之类的了。

    秦禹觉得这是个正事儿,所以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回学院一趟。

    “你在家啊,还是出去溜达溜达?”秦禹穿上外套,轻声问了一句。

    “我出去一下吧。”憨憨拉开窗帘,低头看了看自己可爱的电子表说道:“正好有一组照片我还没交呢,咱俩一块走吧。”

    “好,晚上我请你吃饭。”

    “我请你吧,姐姐今天至少能赚一千多大洋!”憨憨得意洋洋的说了一句。

    “来,亲一个!”

    “不要,你嘴臭!”

    “滴玲玲!”

    就在二人跟一块腻歪的时候,憨憨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谁啊?”

    “玛德,稽查队大队长。”憨憨一看电话是林骁打来的,顿时叹息一声,走到窗口按了接听键:“干嘛!”

    “你在哪儿呢?”

    “我在秦禹这儿啊。”林憨憨直言说道。

    林骁听到这话皱了皱眉头,沉默半晌后,也没在多说什么:“订票,回家!”

    “为什么?我这边还有工作呢。”

    “爷爷……生病了,不是很好。”林骁叹息一声说道:“老头想看你,爸也说让你回来一趟。”

    “什么时候的事儿?!”林憨憨怔了半天,立马语气急促的问道。

    “昨天。”林骁低声说道:“他院里的几个学生,来家里坐,他高兴喝了点酒,一下就犯病了。”

    “现在在哪儿呢?!”

    “在院里的特护病房。”

    “好,好,我马上回去!”林念蕾看了一眼手表,立马说道:“我现在就去机场,买最近的航班,告诉你落地时间。”

    “嗯。”林骁点头,话语谨慎的说道:“爷爷生病跟谁都不能说,明白吗?”

    “嗯,知道了。”林念蕾直接挂断了手机。

    “怎么了?!”秦禹看林念蕾脸色不对,立即问了一句。

    “我爷爷生病了,我要回八区,现在就走!”女生外向,也根本没拿秦禹当外人的回道。

    “严重吗?”秦禹经常听蕾蕾念叨他爷爷,所以爷俩的感情应该是很好的。

    “……不太好!”

    “我送你去机场!”

    “好,我收拾一下东西!”

    ……

    四十分钟后。

    汽车抵达到了机场,秦禹帮憨憨提着行李,一直将她送到安检门口。

    “你回去吧,落地我给你打电话!”

    “好的。”秦禹点头:“你别太着急上火了,?老人岁数大了,这是不可避免的事儿。”

    “嗯。”林憨憨冲着秦禹摆了摆手,迈步就走进了安检口。

    秦禹一直目送她远去后,才转身离去。

    数秒后,原本消失在人群的憨憨突然返回,站在安检内喊道:“小禹!”

    “嗯?!”秦禹转过了身。

    “学院结业后,你先来八区,我要带你回家,见见我的亲人!”林念蕾摆手喊道。

    秦禹一笑:“好!”

    “我走啦,来不及了。”林念蕾说完这一句,才又提着小行李箱消失。

    ……

    松江外。

    356驻军团,团长办公室内,一营营长正在介绍着吴天胤的情况。

    团长冲着浓烈刺鼻的特质香烟,皱眉说道:“他都搞出规模了,你才想起来限制,是不是有点晚了啊?”

    “是,这确实是我的失误,最开始没注意到这一块。”营长没敢犟嘴。

    “怎么处理他比较合适呢。”团长皱眉沉思着嘀咕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