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2章 做点正事
    第二天一早,青青就先去给皇后请安,也没坐轿,而是自己快步的走过去,当是锻炼身体了,请安,陪着吃早餐。这是在庙里养成的习惯。原本感情就是这么一点点的建立的。

    皇后看着她低头认真吃早餐的样子,倒是笑了,“还以为你今儿不来的。”

    “嗯,有点远。”青青想想,认真的说道,自己快步走要五分钟呢。坐轿子可能还要长一点。因为人家四个人要步调一致,万不敢乱走乱跑的。

    “是谁嫌弃本宫,自己跑出去住的。”皇后哼了一声。

    “那今儿我陪您好了,好吧,也不是陪您,我决定给父皇和小越做琴,今天去挑木头和工具。”青青对着皇后笑道。

    “做琴?”皇后还真不知道自己这新女儿还会这个。

    “嗯,小时候学的,别问我跟谁学的,我不知道。反正我就是会,走吧,我们去挑东西。”青青笑了,对着皇后鼓了一下腮帮子。

    她现在在宫中,反而对皇后能放心,即便是对着少帝,她其实都不一定能放下心来,她很清楚,少帝先是皇帝,再才是父亲。但对皇后就不同了,自己现在反而更亲近。

    “叫人来问问,你要什么,让人送来就是了,哪有自己去挑的。”皇后给她一个白眼,皇家有皇家的体统。

    “若是一般的东西,倒也不是不能这么做,不过找木头和工具,总要自己去看的,回头父皇问起来,女儿也好说,真的都是女儿自己做的,从第一步起,就是女儿自己亲自选,亲自做的。”青青笑盈盈的看着皇后。

    “你不忙了?昨儿还连吃饭都心不在焉的。”皇后狐疑的看着女儿,她现在都不禁怀疑,这位是不是又受了什么刺激,或者说,她查案子已经查到宫内府了。

    “昨儿好些事没想清楚,今天觉得,女儿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该好好的做两把琴。”青青还是在笑。

    昨天晚上,她终于知道这些日子,她一直不舒服的地方。她知道她一定忽略了什么,可是,她一直把精力放在了案子上,总觉得只要找到嫌疑人,现在她就能找到证据链。可是昨晚,她发现天下没有傻子,是啊,一个动机未明的案子,凶手越追查越扑朔迷离,这一切是为什么?

    因为每个人的目的不同!于是在所有人的努力之下,这案子被冷冻了十年。对,不是湮灭,而是冷冻。这个案子谁做的,朝臣们在意吗?或者说敏锐的先帝在意吗?之前的西门老大人为什么让先帝到此为止?

    说白了,西门大人站在同僚们的立场上,划了一个线出来,但他也站在了先帝的立场,设置了一个容忍度。真相是什么,先帝和西门老大人都不在乎,他们在意的是,事情在那时,不能恶化,很多事,只能慢慢的来。但先帝把越国公府留在那儿了,他并不是接受了少帝的请求,而是他知道,越国公府留在那儿,就是让一些人惶惶不可终日,天子之剑,从来就不是吃素的;而对于心里有鬼的朝臣们来说,暗处的势力一样让他们担心,他们也不知道,双方的剑谁会快一点。

    而现在,少帝为何要查?既不是为了自己那个所谓的生母,当然也不是为了方家的冤魂,他要的是,在他掌握朝堂之后的一次大大的清洗。他现在都不定大理寺卿和开封府尹,本身,就是一种等待,等待着,清洗过后的重新安排。这就是帝王心术!

    案子她依然不知道出路在何方,可是此时,她觉得无论找不找得到出路,这个结果都不是她想看到的。所以她宁可先去做早就说了要帮他们做的琴。也许,这才是自己该做的。

    皇后虽说不明白青青在想什么,不过呢,她也觉得好好的女孩,查什么案子,是该找点别的什么玩玩,也就跟着她一块去了宫内府。

    宫内府管事的也不知道他们要什么,此时他们管的不过是宫庭的修葺,各器械的保管、储存。听公主说要自己做琴,要工具,他们就呆呆的看着青青,青青没法了,直接说,她去木材库。宫内监点了头,就是嘛,说具体就好。亲自带着皇后和青青一块去了木材库,大小料都有。您想要啥样的,我都有。

    古琴的琴面一般是用桐木,梓木为底。用木头做琴轸,涂上漆,用金属做琴微。琴面要求材料具备轻、松、脆、滑等特点。而桐木因为质量轻,而木质坚韧,不易变形,被视为做乐器极佳的材料。而梓木就有一定的稳定性,与腹腔产生共鸣,这是琴声好坏的重要一环。

    当初青青学看木头都学了很久。她性子沉寂,学什么东西都能让人觉得她特别适合做这个,让教她们的老爷子都觉得这就是他梦魅以求的弟子,要倾囊相授的。当然,那几年,她也没有人生的方向,她也不介意跟着老爷子学习,真的继承人家的衣钵,她其实也挺受尊重的,毕竟那位老爷子真是非遗传人,传承有绪的,若不是到他这辈真没人了,也不会逼着他孙女学了。虽说最终她没正式走上那条路,不过,她有时有事想不通了,就会去给老爷子帮忙,在琴房里待到想通为止。

    默默的挑了自己要的木头,看皇后在看自己,忙笑了一下,随手拿了一块厚板给皇后看,“您听这声,是不是很脆,这是桐木,是做古琴面最好的材料,因为很轻,又不易变形,用来做抽屉和床板也不错。”

    皇后刚看了,人家只是领着青青进来,并没有介绍,但青青自己就找到了这块地方,挑了一整块厚板,轻敲了一下,让人放回。她反正听着都差不多,不知道青青在找什么。包括现在这块,她看来有点有小,有点拧巴。不过青青却要了。还别找了一块差不多的。皇后简直都不知道青青在干嘛。不过皇后也许不会挑木头,但是她会看人,青青挑木头时,她其实也是心不在焉的,她有别的心思,也许她在看木头,但是她能从青青看木头的眼神里,看到其它的异样的东西。有怀念,有感伤,有很异样的情绪。她不想问青青在想什么,不过,她现在相信,青青是真的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