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天启七年,这一年天启落水而死。

    他是大明第二个落水而死的皇帝!

    第一个落水而死的黄帝是明武宗朱厚照!

    正德皇帝是一个身体极为健康的马上皇帝,曾经亲自指挥大军,击败了蒙古小王子的入侵,后来在他还活着的时候,小王子就再也没有入侵过大明。

    可是这样的皇帝,却落水而死!

    除了他们俩的死亡不正常之外,天启皇帝的父亲泰昌皇帝,登基不到一个月死了,死因是嗑药。

    同样的明朝的皇帝,嘉靖皇帝在登基数十年之后,曾经在皇宫大内之中,被宫女谋杀,差点儿被宫女勒死。

    至于为何小小宫女有这么大的胆子,并顺利的来到嘉靖皇帝身边,差点儿把他勒死,这就没必要深究了。

    不要问,问就是巧合!

    反正在文官口中,这肯定是你嘉靖帝失德!

    至于为什么大明朝的皇帝总是出事儿,这肯定是你们老朱家风水有问题,和文官啊、商人啊、其他人啊,是没有一毛钱关系的。

    谁敢有所猜测,谁就是瞎说!

    没有证据的事儿,不是瞎说是什么?

    总之,在王斗自以为自己穿越之后,天启皇帝已经落水了,而且病的很严重,严重到了那么多的太医都治不好的地步。

    严重到了没过多长时间,他就病死了,临死之前传位于亲弟弟,也就是后来的崇祯帝。

    当这个消息,从京城传到宣府镇保安州舜乡堡的时候,已经是寒冬腊月了。

    此刻王斗已经获取了自己的第一桶金,在一月之前,他成功利用地形、长弓、长刀埋伏了一队前来打草谷的蒙古鞑子。

    这些蒙古鞑子并不是后金的八旗兵,也不是什么披甲精锐,说白了就是会骑马的劫匪罢了,只是强壮一些的牧民,仅此而已。

    没有纪律,没有组织,王斗的心里又一点儿也不怕他门,还提前设下了埋伏,于是乎便创造了一人一弓一枪三天时间干掉一队蒙古牧民的壮举!

    所谓的一队,其实是夸张说法,一共是十一人,一开始十一人还分开了,在他们聚集起来之前,就被王斗用自己改装的燧发枪打死了两个。

    用陷阱加长弓,坑死了四个。

    还有五人,也被他先后一一杀死。

    在王斗看来,自己的这场胜利,不过是有心算无心,不算什么!

    可是在附近的百姓们眼中,此刻的王斗就是大英雄,是一位在关键时刻拯救了他们性命、财产的大英雄!

    当王斗将十一个鞑子的人头交上去之后,他就成了百户。甚至由于宣府镇的特性,他这个百户其实是管理方圆数十平方公里的小军阀。

    宣府镇乃是边疆之地,对面就是草原是蒙古,所以这里百姓稀少,王斗所在之地,理论上都是军户。

    数十平方公里大小的地盘,三百多户两千多位军户,或者曾经的军户,还有一些破旧的兵器,上了年纪的铠甲,七八个铁匠,十几个木匠,还有很多长的不怎么样的裁缝寡妇。

    骑着一匹俘获而来的蒙古矮脚马,王斗穿着棉衣,身上背着长弓,腰间还有一柄他自己特制的燧发枪,巡查自己的地盘。

    地盘不大,只有几十平方公里!

    人口不多,只有两千多口,还有很多都是寡妇,壮年男子很少。

    财富很少,地下没有矿,百户所士兵们的饷银,到手的只有五成,这还是看在王斗是杀鞑英雄的份上,否则只有三成。

    可是这些困难却全都不被王斗看在眼里,今天是大年夜,王斗仍旧冒着风雪,一家一户的查看百姓们的生活。

    这一天,王斗从百姓们的眼中看到了淳朴的民心!

    这一天,王斗的心中出现了第一道野望——我要守护这些淳朴的百姓!

    天下大事,必作于细!

    天下难事,必作于易!

    王斗也是从一件件小事开始做起,当然开挂是必不可少的,利用先进的见识,提高百姓们的生活水平,保证自己麾下的一百名士兵吃饱喝足,苦练本领也是必不可少的。

    机会很快就来临了,崇祯元年秋。

    这一年王斗先后杀了三百多名蒙古鞑子,虽然这些鞑子的含金量比不上后金八旗兵,但在如今的大明,也算是一笔不小的军功了。

    这一回王斗主动让了一百多个首级出去,他这么识趣儿,所以很快的就升官了,这一次他当上了千户。

    治下从数十平方公里,扩大到了数百平方公里,百姓数目也增长到了三万多人,整个宣府都知道舜乡堡那里出了个杀鞑英雄,整个北地边军之中,都开始流传着王斗的名字。

    到了崇祯五年之时,王斗主动出塞,跑到草原上打草谷去了!

    早在去年的时候,宣府镇这里就成了草原牧民们眼中的禁地,所以去年王斗收获很少,他很不满意,虽然其他官员都已经很满意了。

    这一年王斗在草原之上,三战三捷,连破六个中型部落,归来之时,光是牛羊就有二十万头。

    这一年,他亲自带着一千匹蒙古矮脚马,三千个鞑子人头上京献俘!

    这一年,崇祯不顾礼仪亲自在平台召见他,二人可谓是相见恨晚,一谈便是三天三夜,随后崇祯许诺公主为妻,称其为大明戚少保是也。

    这一年,年方二十二的王斗,成了大明总兵官!

    总兵官,又被成为总兵,理论上讲,乃是武将的最高级别。更高的官衔不是没有,但大都只是虚职。

    二十二岁的总兵官!

    崇祯皇帝的爱将,他口中的大明戚少保!

    崇祯皇帝未来的女婿!

    麾下有八千家丁,皆是敢战之士!

    这一年,王斗身负天下之望!

    武将们认为王斗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兵神,文官们认为王斗是帝国中兴,击败后金的关键人物。

    甚至就连峨眉派、青城派等炼气修仙之人,也都认为,这王斗或许是天命改变的关键人物。

    甚至很多邪派高层修士们也都在关注着王斗,他们为何要关注王斗?

    因为正道大兴和明灭清兴一样,都是天数!

    如果王斗可以改变明灭清兴的天数,是不是意味着,正道大兴的天数也可以改变呢?

    所以在正邪两道高层修士们保持默契的情况下,修炼界并未对王斗造成一丝一毫的干扰。

    凡人的归凡人,修士的归修士!

    崇祯六年,王斗率领八千家丁,三万亲自整训过的宣府精兵,与后金两蓝旗相遇,战而胜之,斩杀旗主,一战之下正蓝旗被打残。

    后金不满万,满万不可敌彻底成了笑话。

    崇祯七年,王斗率九千家丁与之战,胜!

    崇祯八年……

    一直到崇祯十年,王斗率领一万五千家丁,五万宣府精兵,与皇太极率领的八旗主力在长城附近展开决战。

    决战持续了三个月,最终,不可一世的八旗兵被打残,直接死了两万,至于汉八旗蒙八旗更是一朝回到解放前。

    可王斗的损失也不孝,一万五千家丁只剩下九千,五万宣府精兵还剩三万,俘获不可计数,牛羊数目超过百万。

    大营之内,王斗接到了崇祯皇帝的封赏,从伯擢升为侯,为夏侯,世袭罔替,并嫁公主为夫人,回京之后立即完婚。

    中军大帐之内,王斗面无表情的坐在上方,营帐之内的武将文臣则是开始了争吵。

    “大帅,不能回去,一回去,大帅最好的下场也是解除兵权,一辈子软禁在京城!”

    “大帅,不能回去!蒙古鞑子早就被大帅打残了,后金如今也被打残了,说句不好听的,朝廷已经用不到大帅了!”

    “不错,后金经过这一战即使不死,二十年内也没有余力继续与朝廷发生战争,而二十年后,后金哪还能保证如今的斗志?没有了威胁,谁知道朝廷会做什么?”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大帅,你看看替刘邦打下了天下的韩信是什么下场!你在看看李靖的晚年到底是怎么过的?睡觉的时候连门都不敢关,这还是因为李世民想要好名声,不然……”

    “够了,你们这些粗坯,怎能如此揣度朝廷?如此诋毁陛下?想陛下登基以来,数次下诏遣散宫人、内监,还不断发内帑,如今内帑都空了。一直以来,陛下可曾对不起大帅?”

    “如果大帅今日不回,天下人会怎么看待大帅?一直以来,天下人都认为大帅是大明的忠臣,大帅也一直以忠臣自居,如今难道想要造反吗?”

    听到造反二字,即使是脾气在暴躁的武将此刻也安静了下来。

    实话实说,武将们不让王斗回去,主要是为了自保,他们害怕被清算,说起来这也和王斗有关!

    王斗一直以来,都在强调,武将必须识字,百户以上都得识字,当武将们开始识字并开始读书之后,一切都变了!

    当他们看到韩信的下场,当他们看到岳飞的莫须有,当他们看到被南宋君臣活活整死的余阶,在看看本朝的文官,想要不联想真的不可能!

    “大帅,造反当然是不敢的。我们也忠于大明忠于陛下,但是谁敢保证大帅回去之后,不受到清算呢?”

    “看看戚少保?当年整个南方都被倭寇袭扰,甚至发生过数十名五口,冲击南京城的荒谬之事!”

    “不错,那个时候整个南方武备松弛,幸亏戚少保横空出世,否则南方究竟如何就很难讲了。平了倭寇之后,戚少保前往蓟镇,打的蒙古人听到他的名字,就不干入寇。可结果呢?戚少保临死之时也没有封爵,连一个伯爵都不是!”

    “不错,俺可是听人说了,戚少保生前写信给那王太岳的时候,都是自称门下走狗的,连他那样的武人,都不过是走狗而已!可即使如此,他不还是被文官整死了?”

    “临死之前就在被文官折腾,还丢官去职,死了之后朝廷才假惺惺的追赠了几个官职,人都死了,有啥用呢?”

    “是啊,除了戚少保之外,那李成梁难道就有好下场了?他为朝廷立下的功劳不够多吗?可即使是他,晚年不一样被朝廷处理了!”

    “是啊大帅,我们不是想造反,也不敢造反,可是大帅也要为我们武将们想想,大帅这一去,或许天子会感受到大帅的诚意,或保证大帅的安全,可是俺们呢?谁来保证俺们的安全?”

    “住口!你们是要陷大帅于不义吗?”

    文官们又开口了。

    武将们继续争吵,甚至有打起来的趋势。

    碰!

    王斗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底下的文臣武将顿时闭嘴!

    偌大的帐篷之中,数十个壮汉挤在一起,这一刻却连一丁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即使是大老粗们此刻也屏住呼吸,竖起耳朵,等待着王斗的选择。

    “够了,陛下待我以诚,不必多想。大军休息七日,拔营回京!”

    ……

    京城,某个文官的府邸之中,一群见不得人的家伙也在密谋。

    “不能再忍了,陛下竟然想要恢复前朝旧制,让那王斗在解除兵权之后,当内阁大臣,再续一段出将入相的佳话!”

    “嘿嘿,出将入相,我看陛下是忘了五代的武人是如何玩弄朝廷,无视天子的!”

    “这把我们文官放在哪里?”

    “荒谬!安史之乱出一次就够了,难道还想要第二次吗?”

    “这么重要的消息?你是怎么得知的?”

    “这条消息来自于一封信,而我刚好在宫里有位朋友。”

    “封夏侯已经是看在他有大功的份上了,想要出将入相,成为内阁大臣,想也别想!”

    “不错,本官自幼读圣贤书,十二岁成秀才,十六岁中举人,二十八岁才考中进士,这已经算是年轻的了。苦读了这么多年圣贤书,也不过是个翰林侍读,熬了足足十年,才外放为巡抚,如今已经五十有七,却还只是区区侍郎,他一介武夫却能入阁?凭什么?”

    这位侍郎的话,引起了在场文官们的赞同。

    凭什么?

    你一个人赳赳武夫,好好的做你的武夫不就好了?

    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竟然想要出将入相,这不能忍!

    ……

    营帐之内,王斗在思考,他在思考未来,他的手里则是崇祯的亲笔信,里面的内容,则是未来一年的安排,会逐渐让他升官,直指成为内阁首辅。

    到那时,君臣翁婿二人联手,改革大明,让大明再度中兴。

    信是崇祯的亲笔信,里面的内容,也是诚意十足。

    在这决定未来的关键时刻,王斗想了很多,可最终他还是决定相信崇祯。

    这也和此刻的局势有关,如今的大明还没有烂到历史上崇祯十六年的地步,后金被打残了,农民军被镇压的根本就起不来,止步于流寇的地步。

    天下人心思安,人心在明。

    没有造反的基础条件,而王斗本人又是个善良的人,虽然蒙古牧民和后金八旗听到这话会不屑一顾,可王斗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挺善良的。

    “我就是个有些幸运,有些坚持的小人物,如今可以亲手改变大明,将大明改造成我想要的样子,还坚持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