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百一十八章:太子出事
    曲靖又何尝没有想过这一点,只是他前前后后想了一遍,觉得还是就这样吧,反正离云州府也就几日的路程了。

    “我可以和六皇子一路。”谢岩道。

    “不行!”曲靖立刻反对,他瞥了谢岩一眼,“你不要以为自己现在本事很大,要知道孤掌难鸣,双拳难敌四手,这件事不要多说了,我们就这样走吧!”

    后面又遇上一拨死士,不过后面这一拨有点后继乏力的感觉,倒是很轻易的就解决了。

    整整走了一个月零五天,在十一月十七这日,一行人终于到了云州府。

    因为六皇子要在云州府解毒,所以程老和程申衣、宋筱池师徒都暂时留在了云州府,谢岩则带着广海明、周铁旺等人将会先行出发前往沙城。

    不过在云州府休整了一夜之后,第二天一早谢岩刚刚准备走,曲靖急急赶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份邸报,急匆匆的道:“阿岩,出事了!”

    谢岩顿住脚步,心头忽然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是不是太子殿下……”

    “你怎么知道?正是太子殿下,说是太子殿下中了剧毒,致使双目失明!”曲靖神色凝重,“阿岩,你说这事是不是真的?”

    “邸报都写了,事情肯定不会有假,只是有些奇怪,像是太子殿下中毒这样的宫闱秘事,应该会先瞒一阵子的,不会这么快就在邸报上写的,如今这般,只怕是……”

    要不是他们在赶路,恐怕应该早收到消息了,但是就算离太子中毒有段时间了,邸报上都写了,情况恐怕不太妙。

    “只怕是什么?”曲靖紧张的问道。

    “只怕是太医已经拿太子殿下的毒束手无策了,皇上开始召集外面的大夫为太子诊治了,这样自然也就没办法再瞒下去了,所以邸报上才会写上的。”

    谢岩推测道,他神色严肃,目光冷凝。

    “先是六皇子遭遇一次又一次的暗杀,现在是太子中毒,虽然没能要了太子的性命,可是双目失明,即便皇上不废太子,太子也只是一位废太子了。”

    “要不要让程老……”曲靖犹豫道。

    谢岩摇头,“不可,我们并不知道太子中的是何种毒,程老又能不能解,万一不能解,让程老进宫就是将他置于险境,何况宫里是云贵妃的地盘,她若是不想让太子的毒被解,即使程老能够解太子所中之毒,怕也是不能发挥所长,反而可能有性命之危。”

    “你说的对,不能贸然行动,但是你说该怎么办?二皇子一脉如此猖狂,显然已经等不及了,我就奇怪了,皇上怎么能容忍的了他这么做的,难道真的是色令智昏?”

    曲靖气愤的有些口不择言道。

    “大人,慎言!”

    曲靖的幕僚管权提醒道,他是跟着曲靖一起来追准备离开的谢岩三人的,其他随从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至于姜氏母子和宋筱池等人则被安排在城内的宅子中,谢岩等武官自昨日到达云州府之后,就跟着曲靖来了云州府卫所,现在几人正在卫所中。

    虽然身边的都是能够信任的亲信,但是还是得防隔墙有耳,毕竟云州府卫所于他们而言,还是一个陌生的地方,这里的其他武官和兵士也都是陌生人,谁知道哪一句不注意的话会不会被有心人听到,从而酿成大祸。

    曲靖也知道自己失言,叹了口气问道:“阿岩,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以静制动,先等着吧!”谢岩想了一下道。

    “等着,那万一太子殿下有性命……”

    “姨父,太子身边并不只是我们,若是在玉都的人连太子殿下的性命也无法护住,或者应该这么说,若是太子殿下连他自己的命都保不住,我们再如何做,似乎也没什么用了。”

    谢岩冷静的语气中透着一丝冷漠,这话却让曲靖愣住了,“阿岩,你……”

    “放心,太子在中毒当时没有殒命,而只是双目失明,相信短时间内是不会有事的,姨父你新调入云州府卫所,我新入沙城卫所,如今我们二人的任务就是打理好两个卫所的一切事宜,清剿云州府和沙城周边的响马盗匪,如此才算是我们的正事,若是发生了和前任指挥使一样的事情,这才是给太子添麻烦。”

    曲靖刚才也是看到邸报上的消息太过震惊,一瞬间慌了神,现在听到谢岩这番分析,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点点头道:“你说的是,不说其他人,玉都中还有阿砌,只凭阿砌就会尽力保住太子的,还有定国公府,我虽然到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态度,但是如今六皇子离京出走的消息他们应该也知道了,只剩下太子殿下这一个外甥,他们总不会不管的。”

    “就是这个道理。”

    谢岩又和曲靖说了几句,安了曲靖的心后,便离开云州府卫所,准备赶往沙城卫所。

    只是在临去沙城卫所之前,他先去了一趟云州府城,姜氏母子三人、宋筱池、程老、程申衣以及六皇子等人都住在被谢岩特意布置了隐形阵的宅子中。

    为了布置这个隐形阵,谢岩还从六皇子那里搜刮(哭穷)得来了一万两银票,先去云州府城内的钱庄里取得现银,花了两千两现银加几颗四彩的七彩珠才布置出了这个可以长时间维持的隐形阵。

    这个宅子是昨天临时买的,也多亏了曲靖乃是新上任的卫所指挥使,又有义安候的爵位在身,这才能在短短半天的时间内就办好了所有手续。

    这宅子现在挂在程老名下,其实这宅子是用六皇子的银子买下来的,只不过六皇子不能暴露行踪,他想将宅子放到谢岩名下,不过这也等于是掩耳盗铃,最后才决定放在程老名下,毕竟这世上知道程老便是千药神医的人也就这么几个。

    谢岩在去沙城卫所之前来了一趟这座布置了阵术的宅子,在外人看来,这条巷子也就二十户人家,最里面是死胡同,可是那堵代表着死胡同的墙体其实是一座三进的宅子,之所以费了这许多现银,甚至还需要动用四彩的七彩珠来布置一个既不是杀阵也不是困阵,与障眼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最基础的阵术,乃是因为此阵不同于一般的隐形阵,它不仅能够障眼,还能让看到的人产生短暂的迷魂作用。

    即周围的邻居原本知道这里本不是一堵墙,而是一座宅子,但是当他们看到宅子忽然变成了一堵墙时,并不会觉得诧异,反而觉得理所当然,并认为这里以前就是一堵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