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百九十三章 睚眦必报
    李绩这话听上去的确是呵斥房俊,可此地乃是政事堂,相互之间应当以官职爵位相称呼,他却叫了一声“二郎”,明显是以“世叔”的身份教训“世侄”,性质便截然不同。

    孰近孰远,一目了然。

    立场更不必说……

    长孙无忌看也未看身后的李绩,一双眼睛只是狠狠的瞪着房俊,似乎瞳孔中能够射出两把刀来将面前这个混账千刀万剐,方消心头之恨。

    不过除此之外,却也完全没招儿。

    谁能想到似他们这个等级的朝廷重臣,却好似市井地痞一般口出恶言,毫无形象?

    论阴谋手段,长孙无忌自诩绝对不逊色与天下任何人,可是这般疯狂叫嚣口出恶言,却非是他所擅长。长孙家乃关陇大族,他就算幼时曾遭受家中虐待,却也自始至终都是高人一等的世家子弟,哪里经历过这般泼妇骂街一般的阵仗……

    越是束手无策,心中自然越是气恼。

    这股怒火无处发泄,差点将他给憋疯……

    最终却也只能狠狠点头,咬着牙道:“很好,房玄龄当真教出了一个好儿子,老夫敬佩莫名。既然房二郎这般嚣张,那老夫就在家中等着,看看你到底如何将老夫的儿子一个一个豚犬一般宰了,更要看看你是如何掘了我长孙家的祖坟!”

    一甩袍袖,扬长而去。

    心里却暗暗发誓,无论如何,自己必将令此子付出不可承受之代价!

    ……

    看着长孙无忌怒气冲冲而去的背影,几位宰辅尽皆无语。

    萧瑀叹气道:“你说说你,也老大不小了,怎地还是如以往那般混账纨绔做派?赵国公睚眦必报,你这般当面挑衅口出恶言,他必不与你善罢甘休,他的手段多着呢。”

    房俊不以为然,反问道:“那么依宋国公之见,某在他面前犹如孙子一般唯唯诺诺,他是否就能视我如子侄,爱护有加?”

    萧瑀无言以对。

    道理的确是这么个道理,可是如房俊这般毫不讲体面的撕破脸,实在是有悖他们这个层次的斗争方式……

    房俊冷哼一声,道:“莫说他不肯放过我,屡次三番的想要致我于死地,我又岂能放过他?”

    刘洎倒是觉得房俊这种有仇报仇的耿直性格颇为投契,笑道:“此话不假,都已经撕破脸了,自然是怎样令敌人窝火便怎样去做,都已经你死我活了,还讲究什么体面礼貌?”

    萧瑀怒目相对,心说你这是骂我呢?

    刘洎哈哈一笑,抬头看天,不予理睬。

    这些个当朝元老大抵是太平日子过久了,忘了当年的刀光剑影,也或许是为了自己那个层次的利益,所以事事都要讲究体面、规矩,最怕的便是有人不讲规矩一通横冲直撞,坏了他们的利益。

    迂腐……

    李绩摇了摇头,淡然道:“往后出入都要多加小心,随行的亲兵部曲更要加人才行。”

    言罢,背着手踱着步子走远了。

    萧瑀瞅了瞅天色,捋着胡子问房俊:“待会儿约了仲远公打麻将,二郎要不要一起?”

    房俊想了想,左右回府之后无事,便道:“三缺一?”

    “怎么可能?仲远公,岑景仁,卢国公,加上老夫,正好四人。”

    “那晚辈去干什么?给你们端茶倒水啊。”

    “老夫这几日有些腰疼,就过去坐一坐,你能替我正好。”

    正说着,岑文本最后从政事堂里走出来,闻言大摇其头:“你这老货,愿意玩就玩几圈,不愿意玩就拉倒,拉上这厮做什么?老夫不跟他玩儿。”

    房俊顿时不爽:“嘿!咱招您惹您了?”

    岑文本一脸嫌弃道:“你这厮太年轻,脑袋瓜子转得快,每次跟你打麻将都是大杀四方,老夫玩上几圈是为了消愁解闷儿,可不是输了钱还得给自己添堵。”

    房俊无语,威胁道:“行吧,往后三缺一的时候,千万别去找我,绝对不给你们凑局,憋死你们几个老家伙!”

    岑文本气得吹胡子瞪眼:“竖子!焉敢如此无礼?”

    萧瑀在一旁打个哈哈:“你也别动气,这厮对咱们还算是好的了,你是没见到刚才是如何怼长孙辅机的,呵呵。”

    “哦?”

    岑文本一听,原来自己错过热闹了啊,便瞪了房俊一眼,无奈道:“你这厮也不是小孩子了,何以依旧这般纨绔做派?有什么委屈都放心里忍着,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胜也。毛毛躁躁徒逞口舌之利,有何益处?简直愚蠢透顶。”

    房俊自然知道这就是华夏人的普世价值观,一时之得失根本不放在眼里,忍辱负重一击制敌才是骨子里的基因。

    “多岑中书教诲,晚辈铭记在心,知错不改……哈哈,既然不带晚辈玩儿,那晚辈先行一步了,告辞。”

    冲几人拱拱手,转身大步离开。

    刘洎看着房俊与两位大佬胡诌打趣,彼此间良好的关西令他羡慕不已。他虽然如今位居侍中,乃是一等一的权臣,可毕竟未曾参与过大唐的开国之战,与这些大佬的关系都很是疏远,再加上之前一直在御史台任职,干的就得罪人的活儿,朝中的人脉关系惨不忍睹……

    岑文本站在门前台阶上,看着房俊英姿笔挺的背影,嗟叹一声,道:“辅机当真是过分了,大家同朝为官,理念不同无可厚非,何以非要置人于死地?房二郎素来睚眦必报,绝非逆来顺受之人,辅机这一回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惹毛了这厮,往后别想消停了。”

    还有半句话没说出口:你长孙无忌如今已经年过半百,还有几年好活?除非你能够弄死房二,否则等你将来精力衰竭权势大跌,就等着让你的子孙去承受房二的报复吧……

    萧瑀不愿意掺和这样的话题,便说道:“走吧,仲远公该等急了。”

    又看向刘洎,问道:“思道贤弟若是无事,不妨一起去坐坐?”

    刘洎自是求之不得,喜滋滋道:“如此甚好,素闻仲远公麻将牌技老而弥坚,也好在身后观摩观摩,若是能够学得一招半式,受用无穷矣。”

    如今麻将早已经风靡大唐,即便是市井坊间也流传开来,闲暇之时聚在一处打上几圈,很是消磨时间,当然也有不少人以此为赌。

    赌博乃人之天性,只要聚在一处,一切皆可赌,倒也不怪多了麻将这样一种新式玩法儿……

    岑文本扯扯嘴角,提醒道:“这话在仲远公面前切勿提及,否则他搞不好会以为你故意让他难堪。”

    刘洎不解:“此话怎讲?”

    萧瑀在一旁大笑道:“那老家伙自诩牌技出众,却忘了这麻将原本就是房二那厮鼓捣出来的玩具,技术更是出类拔萃,仲远公屡战屡败,差点连自己的小妾都输给房俊,你若是当他的面说他牌技厉害,他不恼你才怪呢!”

    几位宰辅在年前的这段时间里好不容易得到放松的机会,都是最善于享受生活的,焉能放过这等放松的时间?要么聚在一处打打麻将喝喝茶,要么干脆窝在府中看看书。

    待到过了年,东征大计提上日程,举国上下尽皆发动,怕是一整年也难得这般清闲时光……

    ……

    房俊出了皇宫,登上马车,想着左右无事,便下令车夫往芙蓉园一行,亲兵部曲则骑在马背上前后簇拥,即便是在长安城内也睁大眼睛注意着周遭一切有可能的异常情况,连续的几次刺杀虽然都未能要了房俊的命,却也将他身边的亲兵部曲变成了惊弓之鸟,何时何地都不敢有一丝一毫都疏忽大意。

    否则必是万劫不复之结局。

    隆冬之季,芙蓉园内花树凋谢,池水结冰,不现平素的妩媚风光,唯有一行行松柏迎寒挺立,郁郁常青。

    这里本就是皇家园林,此时游人全无,四周一片寂静。

    马车到了善德女王居住的别苑之外,早有门前的侍者远远的见到了,跑进门去通禀,故而房俊刚刚下了车,便有侍女出来鞠躬,言道女王陛下请越国公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