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千四百八十八章 就凭你
    虽说申致远也知道,如果叶秋赢了,那他也就能得到解脱。

    但这怎么可能?

    本公子在申子的精心教育下,用了那么多年的时间,不依旧被甄势给弄了!就凭你?

    不过申致远却不得不承认,叶秋这脸皮之厚,的确是他此生未见。

    “申子看好的人才,居然是这德行?”

    商仁也不禁皱起了眉头。

    虽说申子失去意识之前,并没说过什么。

    但身为势者的巨子,商仁又不是傻,他自然知道申子看好叶秋。

    可就算你小子是个人才,也不需要这么狂妄吧?

    别看法家百强义愤填膺,都恨不得弄死甄势。

    但一码归一码,甄势在法家上的造诣,的确当场无人能及。

    哪怕甄势的理论是歪的,但她的道理却是说的通,并不是乱讲。

    只不过这时代非黑即白,就算黑的那一套说的通,却也无人希望世界是那样。

    而你小子,又算什么?

    “好,很好,非常好!”

    听着叶秋鄙夷的声音,在甄势那张布满沟壑的老脸上,不禁出现了怒容。

    “何须废话,你要战,我便战!”

    叶秋的淡然声音,再次随风飘来。

    这声音平静到了极致,让甄势一腔骂人的话,全部都给t吞回了肚子里。

    是啊!老身好歹也是势者的巨子,何须和这小子废话?

    战就是!“好狂妄的小子,既然你想找死,那老身就成全你!”

    “等你战败之后,老身要当着列国群雄的面,将你的脑袋当酒杯!”

    甄势,怒了!其实以百鬼夜行的阵法,甄势完全可以击败一个法家强者,立刻就炼化一个强者。

    但为了显示自己的厉害,也为了秀一波优越感,顺便恶心一下众人。

    甄势这才用猫逗耗子的心态,一个个的黑化众人,却不炼化众人。

    而到了如今,当甄势催动整个阵法之力,想一次性炼化众人之时。

    她却惊愕的发现,百强居然少一人!这阵法之力已经耗尽,想要再次凝聚,这需要很漫长的时间。

    这才是甄势愤怒的原因!是叶秋!一切的原罪,都是你这臭小子!在这怒火攻心之下,甄势自然要弄死叶秋!反正,就算叶秋死了,一样可以被炼化!“甄势,你可是发下过天地誓言,一切战斗必须符合法家斗法的规则。”

    秦法君的告诫声音,随风响起:“你若是不尊规则,小心被天道惩罚!”

    “无需法君你来提醒,老身对付这小屁孩,还不至于用手段!”

    手握权杖,甄势目带傲然:“小子,老身虽是势者巨子,却也对’术’、’法’,都有所涉猎,虽不是太精湛,弄死你十次八次,却也是没任何问题。”

    这话看似谦虚,实则狂妄到了极致。

    只听的法家众强者,无不皱起了眉头。

    但他们都被甄势所控制,根本无法动弹,也之能干瞪眼,在心中默默的替叶秋祈祷。

    “怎么样小子,你可是想好了,和老身如何斗法?”

    甄势踏前一步,不给叶秋任何的思索时间。

    “既然是斗法,那自然的斗——法!”

    叶秋的声音,再次传来。

    “原来这小子是法者的仰慕者?”

    申致远有些不屑,眼中满是鄙夷。

    在申致远看来,法家三派之中,唯有“术”才是根本!商仁这法者巨子,他听了叶秋的话之后,眼中的不悦这才减少了一些。

    无论怎么说,既然叶秋选择了“法”,那也算商仁的弟子,他自然不会太严格要求。

    “法家三派之中,小子,你莫非是个法者?”

    甄势问了一句。

    至于叶秋的名字?

    懒得问!反正在甄势看来,叶秋不过是蝼蚁,必死无疑。

    一个注定要被弄死的垃圾,又何须问他姓名?

    但叶秋是法家三派之中,究竟是哪一家的弟子,甄势却一定要弄清楚。

    因为只弄一个叶秋,实在难消甄势心中的恨意。

    甄势炼化叶秋之后,要将对应的流派,一个不剩,统统的全部弄死!“不好!”

    已经意识到甄势想法的商仁,脸色不禁变得难看起来。

    甚至在商仁的心中,对叶秋这个人,产生了更深刻的厌恶。

    然而让所有人意外的是,面对甄势的刁难,叶秋却淡然说道:“我不是法者。”

    “算这小子,有些良心。”

    商仁一颗紧绷的心,这才松了下来。

    “那你小子,乃是术者?”

    甄势冷笑说道。

    “也不是。”

    叶秋说道。

    “总不可能,乃是我辈势者?”

    甄势笑了,笑容之中满是嘲讽。

    就算叶秋真是个势者,身为势者的巨子,甄势依旧要弄死叶秋。

    她可不会管那么多!“也不是。”

    叶秋继续说道。

    什么!这话一出,全场震动。

    “你既不是法者,也不是术者,更不是势者,那你是什么?”

    “甄势,你这话就有意思了,我就是我,难道我不是法家弟子,就不能和你斗法?”

    “这……”面对叶秋的淡然声音,甄势张了张嘴,居然无言以对。

    “主人,这小子在拖延时间!”

    “主人,这里毕竟是镐京,若是那叶紫阳归国,恐生变故。”

    那两名红衣宫装婢女,压低声音,目带严肃。

    “老身无需你们提醒,都退下!”

    甄势一声喝斥,两个宫女赶紧退下,一脸敬畏的站在远方。

    “小子,老身不想和你继续废话,你要如何斗法,但说无妨!”

    “不过老身要提醒你,你若是违背了规则,就会被天道惩罚。”

    “所以,你小子斗法之前,最好脑子中想清楚,究竟要如何说话,以免得祸从口入!”

    甄势是个心胸狭窄,  凡事都要睚眦必报的人,她自然不会那么好心。

    她之所以要说这么多,那是因为她不希望叶秋,被天道给斩了。

    甄势要亲手弄死叶秋,将叶秋给祭练,方才能消她的心中之恨。

    “既然还有斗法,法君乃是如今三派共尊的总巨子,如今申子沉睡,法君不如暂代总裁判?”

    商仁忽然说道。

    “好。”

    秦法君也不废话,点了点头:“法家最后一场斗法,开始!”

    声若雷霆,震慑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