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七百七十一章 时间之源
    在世界重新恢复运行的那一个瞬间,除了桓因以外的所有人脸上都带着一丝茫然。他们与桓因不同,根本就不知道刚刚整个世界竟然停止了运转,也就没有那段时间的记忆。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似乎有些事物的变动出现了跳跃。当然,在这种末世来临的情况下,细微的变化并不会引起任何人的重视,很快就被忽略了过去。

    桓因周围的人依旧看向桓因,却发现桓因不知为何,已经重新倒下。可桓因的目光却呆滞的望向天空,似在思索,却又空洞无神。他们不知道桓因在干什么,更不知道之前桓因已经思索了许多。在他们看来,桓因只是因为东皇钰儿即将被霸主吞噬而自暴自弃,已经完全呆立原地。在他们的记忆之中,只有之前桓因引爆青龙血脉的一幕幕,只有天空之上骤然形成星河的开头瞬间。至于现在,他们不知星河为什么已经消散,在他们想来,那倒也并不重要,因为那并不能救下东皇钰儿,不过是桓因放弃的一种表象罢了。

    那么,谁还能救东皇钰儿?

    没有人知道,或者说所有人都认为东皇钰儿是死定了。除了桓因自己不这么认为。

    桓因没有放弃,也不想放弃,他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就要继续下去!

    只是时间仓促,他脑中的思维极为混乱,早已乱七八糟的搅成了一团,让他连自己都感觉似乎感悟无望。

    “时间太复杂了,任何事物都脱离不了时间的范畴,无法走出时间的界限。时间包罗万象,见证变迁,一切的一切在时间面前都会显得微不足道,都会终成泡影。哪怕是惊天大能,哪怕是界主,哪怕是整个世界,放到时间的面前也不过是过客而已。对于时间来说,没有什么是值得留念的,没有什么是值得怜悯的,没有什么是值得拥有的,都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某一刻,桓因的脑中不断持续的念头来到了此处,而就像是之前无数划过他脑中的念头一样,他开始并没有打算去重视这个念头。

    只是当他刚刚继续往下去想,还没想出些什么来的时候,他的思维如同是下意识一般的回溯,仿佛是舍不得丢弃那即将逝去的闪光点!

    “过眼云烟?”桓因眉头一皱,涣散的眼神瞬间变得有神起来,然后他继续想到:“一切的一切在时光面前都是过眼云烟,对于时间来说都是过客,都微不足道。没错,没错!”

    “所以说,不管是什么,一草一木也好,山河湖海也罢。凡人也好,惊世大能也罢。我三界世界也好,强大的噬灵界也罢,在时光的面前都是……都是假的!”

    想到这里,桓因整个人竟然微微颤抖了起来,他发现自己似乎突然洞悉了一个惊人的秘密,一个不可思议的真相!

    人有生死,不过时间长短之分而已。世界有变迁,不过岁月远近之别而已。可不管怎样,时间都是一切变化的见证者。而“见证”这个词说起来像是为事实留下证据,可最终的事实不是人与物存在过,而是他们都将走向消亡,从本来就不存在,又回到不存在的状态……

    所以,与其说时间是见证者,不如说时间是旁观者。坐看云卷云舒,潮起潮落,缘起缘灭……

    若时间有心,那它的心一定是平静的,不是因为它见过了太多,而是不管再多,在它的眼中都是虚假,都终将回到原点。所以,它根本不曾为虚假的世界动心。

    时间的真谛,时间之源,是真假!

    时间用它的力量早已洞悉了这世间的一切是假,所以若桓因拥有着一颗时间之心,掌握了时间之源,他也就能清晰的看到,原来这世间的一切都是假的!

    突然的,桓因发现周遭的所有人都消失不见,整个三界世界也消失不见了,就连天空之上不断压下的霸主都消失不见。桓因感觉自己仿佛从整个天外世界之中被抽离了出来,遁入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领域当中,然后……

    三界再次出现,霸主再次出现,所有的人、物、事一一出现……

    只是,桓因再不是与他们并肩并世而立,却是如同一个旁观者一般,一切的一切从他眼前流过,就如同坠落的陨星,一闪之后消失不见。而桓因也根本不想去抓住那些消逝的星光,他的心变得一片平静,仿佛所有的一切变化都根本无法激起他心中的丝毫波澜!

    最终,桓因看到了整个天外世界,他却并不在天外世界之中。他自己仿佛单独成为了一个世界,与天外世界平起平坐,可以淡淡的看着天外世界的一切变化。

    桓因没有去思索,他此刻仿佛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或者说得更确切一些,他根本没想过要去思索。他把一切都当成了理所当然,把整个天外世界当成过眼云烟而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

    只是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不知有多久,桓因突然感觉自己的心态开始变化,开始出现七情六欲,开始思考一切的原委,开始为纷繁复杂的世界挂怀。然后,那些东西如同一层又一层的纱布,不断的朝着他的心上蒙去,也不知道是蒙了多少层以后,他整个人感觉被莫名的力量突然拉回到了现实世界之中,他的心也再不平静……

    环顾四周,众人都还在,带着绝望的表情,让桓因看了心痛。

    抬头望天,霸主还在,带着霸道而不容违逆的气势,让桓因看了绝望。

    定睛高处,东皇钰儿也还在,娇弱的身躯被不断拉扯,让桓因看了悲伤。

    按下了心中的一切情绪,桓因又想起了之前的一切感悟,想到了之前那匪夷所思的状态,他兀自喃喃到:“时光不属于这个世界,或许与这世界平等,或许凌驾在这个世界之上。所以时光可以分辨真假,可以洞悉一切,可以作壁上观,成为世界的旁观者。”

    “而我若能掌控时间之源,便如同拥有了时间之心,时光之眼,也能成为旁观者,洞悉真假,明白一切而波澜不惊。刚刚我被拉回这个世界,被世间俗物一层又一层的蒙上,就如同是被假象一次又一次的蒙蔽了心智。直到我真正回归,我从‘真’的世界进入到了‘假’的世界,所以我又有了七情六欲,又会动心了!”

    “时间之源是真假没错,而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是假的!”

    在桓因成功领悟了时间之源的瞬间,他却并没有注意得到,整个世界竟然再次停止了运行。甚至就连领悟时间之源这件事本身竟也并没有带给他丝毫的兴奋。

    桓因的关注点早已不在这些上面了,如今占满他内心的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巧合——时间之源的指向竟然与真道道义不谋而合,都要去否定这世间的一切。而“真”与“假”的概念也终于在桓因的脑中逐渐凝聚成型——

    或许,这世间的一切,这世上的每一个人原本都是“真”。可是因为他们被外物蒙蔽,产生了七情六欲,最终脱离了那个原初的本我,从“真”走到了“假”,并深陷其中,不可自拔,只把一切的假象当作了真实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