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48章 我只在乎,你有没有受伤
    宫女哪里知道穆婉在哪里,朝着外面指了指。

    项上聿被着急冲昏了头脑,赶紧地,朝着外面跑去。

    邢不霍看着项上聿的背影,站在了原地,目光很深,很沉。

    他刚才都看到穆婉了,是真晕还是假晕,他很清楚。

    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能这么理智,或许,他对穆婉的爱,真的没有项上聿那般猛烈吧。

    那么运筹帷幄,智商超群的人,遇到穆婉的事情,几乎是没有智商,没有理智,那……或许是,真正的爱了……    好事吧,是好事,好事。

    华锦荣看向邢不霍,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要不要去看看?”

    邢不霍摇头,“穆婉没事,她只是知道怎么做才是最合适的而已,我相信,M国在她的带领下,能够走向更强大。

    不早了,我先会去休息了,这几天你们还有的忙的,不用费心招待我。”

    “那行吧,我年纪也大了,那我也去休息了。

    年轻人的事情,还是他们自己解决比较好。”

    华锦荣说道。

    项上聿冲到了外面,才想起来,宫女还没有说,穆婉在哪里晕倒的。

    他就着急跑到了外面,准备回过去重新找宫女带路,并且,对宫女升出一股无名火,不给他好好带路,要是穆婉出事了,他灭她九族。

    转过身,看到穆婉就站在门旁。

    他愣了下,所有的怒气又烟消云散了,变成了浓浓的关心,“你没事吧,怎么会突然晕倒,我现在带你去见医生。”

    项上聿说完后,缓过神来了。

    穆婉没有晕倒,而是故意骗他的,好让他和邢不霍不打架。

    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故意骗我的啊?”

    “不然呢,打的爽么?”

    穆婉问道。

    “你觉得我是打得过他,还是打不过他?”

    项上聿问道。

    他对这个问题很在乎。

    “我觉得不管你打得过,还是打不过,你都受伤了,我不在乎你打得过谁,我只在乎你会不会受伤,我不在乎你到底强过多少人,因为你说过,只要你足够的强大,你就傲视群雄,你不会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但是你现在把邢不霍放在眼里,而是是最醒目的位置,这很不符合项上聿狂妄自傲唯吾独尊的性格。”

    穆婉说道,很严肃,也很认真。

    项上聿幼稚起来,她发现,也是足够的幼稚的。

    项上聿的脸上有些异样,挑眉,“我这不是把他放在眼里,我就是看他碍眼,就想揍他一顿,让他滚出自己的视线而已。”

    穆婉:“……”    他总有话说的,她是说不过他的了。

    “明天你那边就要招标了,楚煜冰那边计划没有得逞,今天恐怕是孤枕难眠,还会想出各种阴谋诡计,今天晚上我们要小心小心再小心,还有,对那些的人的保护,要保护保护再保护,最好能够知道楚煜冰的地址。”

    穆婉担心地说道。

    “你知道,对一个人来说,是得到重要,还是失去更重要?”

    项上聿问道。

    穆婉愣了一愣,想着答案,回答道:“应该是失去吧?”

    “一个销售员对客户说,你会得到什么,得到什么,顾客听听,哦,他会得到什么,但是不一定会走心,一个销售员对客户说,你会失去什么。

    却能得到客户百分之八十的重视,所以,对于楚煜冰来说,他已经失去过一次,与得到相比,他更害怕的是,再次失去,所以,找出他的行踪,恐怕,难如登天。”

    项上聿说道。

    “我记得顾凌擎有天眼的,用天眼呢?”

    穆婉建议道。

    “这个东西能用的,早就用了,所以,其实,我觉得,楚煜冰要么躲在没有天眼的落后地区,或者是盲区,要么,可能是躲在地底下。

    现在出来的这些马仔,没有一个能够接触到关键人物,而且,他好像找了一个军师,那个军师倒是有几分本事的。”

    项上聿说道。

    “军师?

    做什么的?”

    穆婉不解地问道。

    “你还记得周斌吗?”

    项上聿问道。

    “知道,这次的主角,挟持了人质。”

    穆婉说道。

    “他不是楚煜冰的人,楚煜冰的军师擅长扩大人性的阴暗面,利用人性的弱点搞事情,所以,他们就能躲在后面。”

    项上聿说道。

    “他们怎么找到这些人的?”

    穆婉更是好奇了。

    “所以说,他们的那个军师,还挺厉害的,不过,有意思,对手太弱。

    我反而觉得没劲,没有想到楚煜冰还有这么厉害的军师。”

    项上聿笑着说道。

    这样的话,她记得之前项上聿跟她说过一次了。

    或许,还是性格不同,她想要的是安宁,平静,祥和。

    项上聿骨子里喜欢挑战,喜欢刺激,喜欢棋逢对手,他是战斗性格。

    “好了,有些事情暂时解决不了,我们还是解决眼前的,重要的事情吧,先把招标的事情完成,还有,你真的不准备给邢不霍么?”

    穆婉问道。

    项上聿听到邢不霍这三个字,神经又紧绷了起来。

    他耷拉下眼眸,“你想要我给,还是不想我给?”

    “我觉得,你应该会安排好,古往今来,成王败寇都是有人格和性格的缺陷,如果我们能够克服,一切按照理智来行事。

    就会成为不会失败的人,对吧?”

    穆婉模棱两可地说道。

    她是觉得,应该给邢不霍,一是邢不霍势力在,二是,作为合作国,他强大,对他们也是保证。

    项上聿扬起了笑容,“那我把所有的资源给他,让他烦死,他就没有心思瞎动了。”

    穆婉:“……”    “你就不担心他能克服所有问题,那拥有所有资源的他,你真的也百分之百的放心?”

    穆婉反问道。

    “所以,我就开个玩笑,走了。

    我们回家生孩子去。”

    项上聿搂住了穆婉的肩膀,嬉皮笑脸地说道:“我们现在生孩子,邢不霍的小孩估计要晚我们好久才能生出来,不管我们是生的女儿还是儿子,反正比邢不霍的孩子大好多,大家是亲戚,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打邢不霍,感觉不尊老,但是我的孩子打他的孩子,就显得天经地义了,对吧,婉婉。”

    穆婉:“……”    她开始同情邢不霍的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