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78 你喜欢就好,所谓的婚房
    观塘别苑

    江锦上在得知江承嗣正与“肖小姐”一起吃饭时,便给江措打去电话。

    江措把人跟丢了,偌大的地方,他也不知去哪儿找江承嗣,干脆把车停在他回河西必经的路段,一边刷着手机小视频,一边等他,却没想到手机忽然震动,看到来电显示,又吓得他魂飞魄散。

    忙接起电话喂了声,“爷。”

    语气讨好。

    “四哥在做什么?”江锦上把玩着手中的一颗螺丝钉。

    “四爷在吃饭。”

    “是嘛?”江锦上会心一笑,“除了这个,你就没有其他的要告诉我?”

    江措一听这话,心底千回百转,不知该怎么说,告诉他,可是江锦上突然打电话过来,显然是知道些什么,咬了咬牙:

    “爷,我把人能跟丢了。”

    江锦上手上动作一顿,原本以为他投敌叛变了,没想到……

    “我下次肯定会注意的,绝不再发生这种情况。”

    “这个月奖金没了。”

    “……”

    “四哥是自己吃饭,还是和别人?”

    “是‘肖小姐’。”

    “下个月奖金没了。”

    说完江锦上就挂了电话。

    “怎么还在做?赶紧洗澡休息吧。”唐菀恰好推门进来,“怎么觉着你今晚心情不错啊。”

    “给孩子省下一点奶粉钱。”

    江措此时坐在车里,简直欲哭无泪,他看着周围来往的车辆,四爷怎么还不回来,这顿饭要吃这么久吗?

    **

    此时的江承嗣刚和“肖小姐”吃完饭,依约要送她回家,她没给出具体地址,只是指挥他开车,毕竟是周末,人流非常多,路过小商圈,车子被堵在路上,寸步难行。

    江承嗣手指轻轻摩挲着方向盘,此时余光才瞥了眼身侧的人。

    小姑娘端正坐着,安全带从她右肩上方穿过,勒衣服,紧贴着她的身子,衬出了格外细软的身子,目光无意从她裙子下摆略过。

    她的腿细长修直,在光线昏暗的车厢内,白得有些晃眼,她忽然伸手搓了下手臂。

    江承嗣略微挑眉,瞧着前面车子还没动静,忽然伸手解开安全带,她听到声响,下意识扭头看他,就看到某人忽然倾身朝她而来……

    昏暗的环境中,只有他那双眸子,幽沉邪祟,忽如扑面而来,猝不及防放大的脸,惊得她呼吸一沉。

    只是他并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他倾身往后,从后侧座椅上取了个外套递给她。

    “嗯?”她愣了下。

    “你不冷?”

    她没作声,只是把衣服展开,搭在了腿上,衣服上没什么温度,只是沾染了他的气息,说不出什么味道,清爽干净,就好像冬日遇暖阳,浑身都变得暖烘烘的。

    而江承嗣抬手把车内空调温度调高一些,随手打开了车载电台,频道正在和场外观众连线点歌。

    江承嗣这才想起自己还有礼物要送给他,打开暗格,将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送到她面前。

    “这是……”

    “道歉的礼物。”

    “你已经请我吃了顿饭,礼物就不用了。”

    “已经买了,你不要,我留着也没什么用。”江承嗣做事素来不按套路出来,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就直接把东西塞到了她手里,她下意识推脱。

    一塞一躲,手指难免纠缠触碰。

    车内空调,原是江承嗣觉得舒服的温度,他手心灼灼,指尖热热,而她则手背冰冰,透着一股子凉意,这让江承嗣微微皱眉。

    她的手怎么这么凉。

    只怪自己没及时察觉。

    也就在此时,两相对比,他才察觉,她手腕细细,一手轻易可握,藕节般葱白细嫩,好像过度用力,就能轻易折断般。

    自己那时候,就是攥着她十几分钟不撒手?

    男人的手宽厚温热,带着不容抗拒的侵略性,就这么生生把盒子塞进了她手里,她只能接过盒子,说了声谢谢。

    “是我应该和你说对不起。”江承嗣看着她,“要不要打开看看。”

    她点头,拆开盒子,黑丝绒包装,一截红绸缎带,打开后,里面躺着一枚胸针,双喜纹头花,点翠镶料石,做工十分精细,更主要的是,这枚胸针,她认识,“这个……唐老师不是说,不售卖?”

    “原本是这样的,我们关系毕竟不一般,破例给我的。”

    江承嗣仔细观察着她的神色,虽然她没特别说什么,但是看得出来,应该是喜欢的。

    “这个应该很贵吧。”

    “还好……”江承嗣瞧着前方车子驶动,立刻发动车子,而她抚摸着胸针,却听到隔壁又传来一句:

    “你喜欢就好。”

    她心底就像是被什么东西,轻轻蛰了下,瞬时觉得呼吸都有些艰涩起来,垂眸看着胸针,心底说不出何种滋味。

    “前面该怎么走?”江承嗣挑眉,他对城东不熟。

    “你在前面路口放我下来就行。”

    “前面路口?”越往前,人烟忽然稀少起来。

    江承嗣以前来这一片找过房子,知道前面有一片小区,还有一处别墅群,再往东,就是另外一家……

    “嗯,在前面让我下来就行。”

    江承嗣倒没硬要送她到家门口,毕竟也没那么熟,估计小姑娘心里对他还有些防范,他也不强求,只说让她到家后,给自己发一条平安信息。

    “礼物我收下了,我很喜欢。”她说着将搭在腿上的衣服整理一下,放在座椅上,准备下车。

    只是江承嗣觉着晚上天凉,又把衣服塞给了她。

    京城白天温度都已毕竟40度,晚上自然也非常燥热,只是车内有空调比较凉爽,可是下了车,哪里需要穿什么外套啊。

    只是江承嗣觉得她冷,硬是把衣服塞给她,目送她从自己视线中消失,才开车回河西。

    约莫五六分钟,一辆车子停在了她面前,她拉开车门坐进去,开车的人刚想回头问她,在外面这么久,干嘛去了,却瞧见她正拿着一件衣服发呆。

    是一件外套……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是一件男士外套!

    正副驾驶位的两人面面相觑,他们小姐该不会是恋爱了吧,出去约会?

    她将衣服折好,到家时,却没想到家里有客人,她将东西放回屋,便在客厅陪客人聊了会儿,也就忘记要给江承嗣发信息了。

    ……

    江承嗣并没直接回河西,而是调转车头,先去新家转了一圈,户主在交钥匙给他之前,又把房子打扫了一遍,干净整洁,一楼是客厅、厨房,后侧连着一个院子,交接着小区内的人工湖。

    二楼则是卧室,不过有一间卧室上了锁,户主说这是他们自己的卧室,东西不方便搬动。

    二楼卧室很多,一间屋子上锁,倒也不影响,最主要的是,车库够大就行。

    环顾一圈,自觉非常满意,决定明天就搬家就开车回了河西。

    直至他洗澡出来,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方才想起还没收到“肖小姐”的平安信息。

    时间已逼近十一点,他犹豫着,还是给她一条短信。

    【你平安到家了吗?】

    天热起来,似乎色狼也多了,反正最近新闻上总会有什么,女生在公交、地铁遇到咸猪手的报道,自己起色心,还怪人家小姑娘穿得少。

    约莫五六分钟,收到回复。

    【不好意思,我早就到家了,有点事耽误了,忘记给你发信息,你呢?到家了吗?】

    【到了。】

    【那就好,谢谢你今天请客。】

    【没有提前找好餐厅,让你跟着我空跑了几家,是我觉得不好意思。】

    ……

    两人就这么莫名其妙聊到了十二点多,还是江承嗣那群狐朋狗友发信息,问他要不要出来嗨一下,他才意识到时间居然这么晚了。

    这才匆匆结束对话。

    而这一夜,江承嗣又做了之前的梦,他为了躲避“追杀”,跑进了“肖小姐”的家里,门窗紧闭,根本出不去,后来他找到了一个门,他想跑……

    有一道声音从头顶传来:

    “进了我们家,就别想走了。”

    他再想跑,就被一群人围住,把他按住,他竭力挣扎,可能是在梦里,他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济于事,而下一秒,这群人居然要扒他衣服,吓得他一个激灵,伴随着一阵急促的闹铃声,彻底惊醒……

    又是这个梦!

    怎么还续上了?

    他出了一身冷汗,简单冲了个澡,出门晨练,连续生了两次重病,他特意去医院体检,最后是周仲清接待的他。

    问他会不会偶尔胸闷头晕,或者是浑身没劲之类的。

    反正周仲清说得症状,他都曾经有过,心里莫名忐忑起来。

    “周叔,那我身体没问题吧?”

    “问题不算大,不过你这么昼夜颠倒,不调整作息,我担心你会猝死。”

    “……”

    江承嗣这人还是挺惜命的,便立刻开始调整。

    晨练回来后,又简单迟了些早餐,搬家公司的人就到了,他没有通知任何人,就直接搬去了城东。

    又买了一些日用品,忙碌了一整天,直至躺在床上,整个人才长舒一口气。

    远离西边那群牛鬼蛇神,他觉着空气都新鲜许多。

    **

    观塘别苑

    江措上次犯了错,白白丢了两个月的奖金,对跟踪的事,自然格外上心,江承嗣一搬家,他就把消息透露给了江锦上。

    “搬到哪里去了?”

    “颐园,不过小区安保严密,我不是业主或者住户,进不去,不过我打听到了他住在16幢。”江措必须把工作做到前面。

    “我知道了。”

    江锦上也是最近比较闲,打着为江承嗣好的旗号,特意让江就去查了一下这户的业主,毕竟按照唐菀的说法,他就是冤大头,很容易被人当小肥羊给宰了。

    这是独门独栋的小型别墅区,想查个业主,并非什么难事。

    只是资料放到江锦上面前时,他看了两眼,又看了看江就,“准确?”

    “我反复核实过,非常准确,四爷怎么会住到他们家的房子里?”江就查到时,也是吓了一跳。

    江锦上轻捻着手指,没说话。

    “而且我打听到了一个消息,是关于这栋房子的。”

    “什么消息?”

    “据说这房子那边那位小姐18岁生日,家里送的,也是打算给她当婚房的。”

    江锦上眯了眯眼,“婚房?”

    “好像是她还住了几年,后来才知道家里人是把房子给她当婚房用的,又不断给她介绍对象,好像是为了反抗家里,就从房子里搬出去了,说要把房子出租或者卖了。”

    “毕竟老一辈都觉得,婚房就让外人入住,很不吉利……”

    江就解释着,“她是想以此告诉家里人,不要干涉她的生活吧,公开表明自己不愿受人摆布。”

    江锦上点头,的确,有人说婚房让外人住,容易影响主人运势,虽说是迷信,老人家可能更在意些。

    “这房子以前对外出租多久了?”

    “三年多了吧。”

    “四哥是第几任住户?”江锦上想着,反正别做第一个就行,那就太惹眼了。

    他心底思量着,招租公告挂出去这么久,也不是一两个月,而是三年多,他前面应该还有别人住过。

    结果江就重咳一声:

    “第一个!”

    江锦上紧抿着唇:

    四哥可别入了这家人的眼才好。

    四哥租房子提前都不打听一下?

    殊不知江承嗣那时候,只想着,能找到一个带着大车库的房子,已经很不容易了,况且租房子,又不是搞什么谍战,他还能把人家底细都查一遍?若是被人业主知道,肯定很不高兴。

    反正,他是乐颠颠的搬了进去,其余的事,一概没有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