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14章 烈女怕缠郎
    谢闵行;“方俞,你这样是追不到女朋友的知道么?”

    他在公司是掌舵人,在家是大哥,在手下面前,他是先生,和小舒在一起,他是主心骨。

    无论出于何种地步,他都是那个旗帜,那个老大。

    面对沈方俞,他大发善心的教他如何追艾拉。

    沈方俞也很有理啊,他颓坐在椅子上,额前的碎发遮挡了眼眸,言辞也是无力。

    “先生,我把我这辈子的好脾气都用在小艾身上了。

    但她火气上来根本就不听我说。”

    “女生火气上来的时候,根本就是不讲理的动物。

    你可以很好的控制脾气,是因为你是沈方俞,你控制的好。

    相反艾拉,她很优秀,但是遇到的事情,是她心中的结。

    在这种情况下,你不能硬着来。”

    沈方俞想起上级的幸福生活,他咨询:“太太生气的时候你都怎么哄的?”

    谢闵行笑着说:“小舒脾气很好,她不会生气。”

    那个被丈夫夸赞好脾气的妮子,不是站在台阶上和谢闵行吵架的时候。

    她情绪激动的样子,脖子憋得都是红的,说的话,仿佛是开枪,吵得谢闵行都无还嘴的余地,有时候还不让他回卧室睡觉。

    此刻,谢闵行的心中只有乖巧软萌的宝贝娇妻。

    沈方俞先是环顾四周,他看到周围没有可疑人员,于是问:“上次,你欺骗太太,假股票的事情还有江左影视,先生你是怎么把太太哄好的?”

    谢闵行不自在的朝背后看了一眼,才正视沈方俞:这都是旧黄历了,他怎么还说?

    “我又造了一个空壳公司,上市了一个虚假的股票,公司给了小舒。”

    “啊,到最后你还在欺骗太太。”

    沈方俞嫌弃,“艾拉还把你当成偶像呢。”

    欺骗太太的人,能要么?

    谢闵行也有难言之隐,他妻子的脾气不同旁人,时不时的抱着孩子离家出走。

    关键是,她去的地方还多。

    十里古城住几天,云端别墅潇洒潇洒,妈妈的餐馆修身养性,溯洄酒楼霸道些时日……轮番住下来,小妮子能有一个月不着家。

    谢闵行只能继续骗了。

    “唉,我和艾拉以后怎么办啊。”

    沈方俞忧愁。

    谢闵行:“她脾气暴躁的时候,你先顺毛驴的哄着她,等她安静,愿意听你说了,你再好好的给她解释。

    艾拉是个通情理的女孩儿,十有八九不会原谅你们。”

    沈方俞:“先生你说错了,应该是十有八九会原谅我们吧?”

    “不,你没有听错,她不会原谅。”

    谢闵行看了眼手表,“还有两个小时登机,需要我去送么?”

    沈方俞心碎的摇头,“我自己可以去。”

    他起身告别谢家人。

    临了,谢闵行:“烈女怕缠郎,回去解决好家里的事情,再考虑下一步的安排。

    艾拉的工资,我不会降低。”

    沈方俞道谢,他开着古思特下山。

    路上,他无心欣赏紫荆山的独特分光。

    满脑子只有一个女人的背影,还有她倔强的脸。

    “小薇姐,你说你那么温柔,妹妹怎么就没有遗传一点呢?”

    沈方俞喃喃自语,“也是,我还就爱小艾这股子泼辣劲儿。”

    像个小辣椒,辣死人。

    艾拉的好心情都被突然出现的沈方俞打扰,她的面前是正在热播的电视剧,她都追到大结局了,然而此刻却毫无心情。

    心中都是他的话。

    “到底什么意思啊?”

    艾拉手捧着脑袋,“干嘛不听他说完啊,自己的脾气不是好好的么,怎么又暴躁了。”

    艾拉警告自己:明天沈方俞再上门的时候,一定要问清楚。

    她了解沈方俞的为人,因为她相信沈方俞同样了解她。

    只要她们的假期没有结束,沈方俞在北国,他就会天天来伊人眷坊‘骚扰’自己。

    等到第二天,她起了个大早,茶饭不思的在沙发上看天花板,耳朵竖起来听着门口的动静。

    是安静的。

    傍晚,她去了落地窗前,看脚下的车位,没有古思特。

    次日,又是安静的一天。

    “难道,他真的走了?

    就算走,也得解释清楚啊!”

    艾拉把自己的脑袋揉成鸡窝,她这么多年的形象白塑造了,毁于一旦。

    再有三天,她就上班了。

    沈方俞果然消失不见。

    上班的那天,艾拉对着镜子中精致的艾特助说:“走就走,反正也结束了。”

    她要过好自己的单身生活,学生时代都没有享受过单身的乐趣,以后要好好的享受。

    落上门,她在屋门口做了个小标记,拿着车钥匙去了停车场。

    云舒也到了开工的时候,一家三口只有谢闵行的生活最规律,清晨起床,娘俩都坐的整整齐齐,打哈欠也同时进行。

    小家伙将手塞到妈妈的手心,想让她抱。

    云舒顺了他的心意,“小财神,今天是妈妈上班的第一天,你今天别去公司好么?”

    谢公子像个小袋鼠一样,搂着云舒的脖子,趴在她的锁骨处,晨起的朦胧音色叫唤云舒,“妈妈在一起。”

    云舒拍拍他的后背,晨困存在的又打了个哈欠,“你这幅样子,怎么去上幼儿园啊,你已经三岁了。”

    小家伙的个子也长高了些,谢夫人在他睡着的时候看腿,就说:“和闵行一样,以后又是一个大高个儿。”

    云母见到外孙儿,她捏着小家伙身上的肥肉,“和小舒一样,又是个馋猫。”

    谢闵行端着早餐去到餐厅,看到娘俩神同步的慵懒,他宠溺的笑了笑,“把长溯放下,开始吃饭了。”

    对于馋猫,在她们困得时候,能唤醒的不是如斯丈夫,也不是帅气爸爸而是他手中的美食!云舒将儿子放在一边,她板着凳子靠近坐好,筷子在手心,眼巴巴的看着美味的早餐。

    谢闵行洗过手也坐在餐桌前,他先给为云舒夹了个脆生的青菜,小家伙给妈妈拿了个灌汤包。

    这才开始清晨的早餐。

    山涧的仙烟袅袅升起,东山的一天也开始了。

    谢闵慎的时间是不太固定的,医院随时会有紧急情况,他看事情的轻重性,有时候饭菜已经上桌,他接了个电话又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