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2、【烧炉玻璃才符合身份】
    大殿地基里面掺了许多石灰,这需要的量很大,几乎消耗了方长所有的存货。

    云中山里有许多大木,不过这几座屋子并不算太高大,方长只是伐了些直且长的回来,作为前面台阶上的廊柱。

    其实正殿的门窗,方长已经造好,不过还放在工棚里,它正需要自己现在制作的东西来配合。虽然弄成雕花窗,贴上自制的竹纸当窗纸也行,但方长反正在山间无事,便随心所欲起来。

    炉子的造型很别致,借鉴了冶铜窑炉的反射之类保温措施,用了不错的烟道,但却有一内一外两个炉室,一个是使用陶瓷烧制的大型坩埚,另一个则是靠外的普通炉室。

    特殊的炉体结构,能够让炉室温度超越火焰温度,从而炼制之前难以融化的东西。

    他准备尝试着烧些玻璃。

    原料已经选好,从山中采来的大块石英石、大块大理石,用锤子砸碎。从冬天所挖出洞里取来的含碱卤水,用多种步骤提取出不算纯的纯碱,和石英石大理石按照比例放进陶瓷锅中后,他便在窑炉中生起火来。

    虽然各项原料融点很高,但是作为混合物的玻璃,本身并没有固定熔点,且会在较低的温度融化。

    实验几次后,终于灵觉中知道自己会此次成功。

    这炉煅烧了许久,方长赤手拽开滚烫的观察口,发现陶瓷坩埚中的原料,已经混合在一起,只是较为粘稠。

    他轻轻关上了观察口,继续对炉体保温,使里面温度上升。因为接下来的步骤,玻璃溶液流动越佳越好。

    工棚里储藏了大量金属,其中就有铜矿的伴生矿,锡和银。

    方长挑了许多锡块,拿到炉边,放进另一个较大、已经加热但空置的炉室里,静静地看它融化。

    金属锡的熔点很低,甚至远低于木柴火焰的温度,因此它是人类应用较早的几种金属之一。

    唯一的问题是,这散发着烟气的窑炉,有些破坏这崖上画风。方长准备回头弄个小院,将工棚和几座窑炉围起来。

    工具已经做好,类似长长的青铜马勺。

    再次拽开观察口,方长在窑炉内,快速舀出通红的玻璃汁,倒在已经融化成银白小池的锡汁中。

    由于比重问题,玻璃漂浮在锡的表面上,形成均匀的一层。又由于玻璃开始融化的温度,远高于目前锡汁的温度,因此玻璃层开始渐渐冷却凝固,却又能持续加热锡汁,使其维持液体状态。

    “当初发明这个方法的人,一定是天才。”方长心中暗道。

    待玻璃层凉下来凝固住,他伸出手,轻轻捞出滚烫的玻璃板,在手中观察。或许是哪种原料不太纯净,制作好的玻璃板有些绿颜色,还有细小气泡稀疏地分布其中。

    但方长已经很满意:

    “真不错!”

    回头切割一下,便能装在大殿门窗上。

    他继续打开观察口,舀出玻璃汁倒入锡上。由于修行有成,他的手很稳,对于重量的感受很细致,观察能力又入微,于是造出的玻璃薄厚十分一致。

    而且放在锡汁上面,玻璃冷却的速度均匀,不容易破裂。

    崖上窑炉的烟气依然在冒出,方长将一块块平板玻璃,轻轻在旁边戳好。

    他拥有的木炭再次见底。

    ………………

    春暖花开时候,也是播种的好时节。

    方长每次下山后,遇到售卖种子的人时,总要掏钱买上一些。所以他手里的作物种子,比他栽种过的,要多得多。

    去年的收获他也留下了种子,包括种过一季的瓜果蔬菜,包括高粱和谷子。

    高粱已经屯了不少,等今年丰收后,或者可以自己酿些酒。

    除了粮食蔬菜瓜果之外,方长还买了许多花种。

    之前他就将一半的田地,种上了花。

    春日里,他扛着锄头铁锹,在清理田地,准备新一年的播种。花朵已经被移栽到了别处,今年还可以种上一些。

    正在忙碌时,他看到后山方向有动静。

    却是许久不见的刘阿牛。

    他并不似寻常牛,正在双脚直立,挎着个草编袋子朝这边走——只是因为没穿衣服,有些不雅。

    远远地他也见到了田中方长,于是面色一喜,加快脚步跑过来。

    “师父,您回来了!”

    阿牛已经是自己的记名弟子,不过方长看了看他头顶气色,微微掐指,发现这段师徒缘分,距离缘尽结束已经不远了。

    方长拄锄站在田地里,笑着看刘阿牛奔过来。

    “怎么从这边上来?”

    “我体重太大,身形还夯笨,即使可以这样行走,也怕踩坏了崖边的栈道,所以从后面绕过来。”阿牛说道。

    方长没有问他去了哪儿,不过心地实诚的阿牛说道:

    “我这段时间在云中山里转悠,大致于仙栖崖北面的广阔地方,去造访了下故旧,同时在山里散心觅食。”

    “现在见树抽了绿枝,想着崖上田地需要人耕钟,便回来准备给田里翻地播种,没想到师父您也已经回来了,这可真是好事儿。”

    方长点点头,笑道:

    “既然你回来了,那便先不急,回去歇息一天,明日再说。”

    而后他扛起锄头,带着阿牛回到屋子处,放好工具和阿牛聊了半日,有时问问他这段时间的见闻,有时候解答些对方修行上的小问题。

    “师父,俺去年就寻思,崖上空地如此广阔,土地又肥沃,何不多开上几亩田?也好多种些东西。”

    “好啊。”方长自无不可。

    第二天一早,师徒二人在崖上,用灰划了线,便开始犁开地面松土。

    开田难度不大,但是后续耕种是精细活计,一块新开的荒地,要耕种上两三年才会成为熟田。伺候土地也有多种做法,山下人间由于人丁滋生,现在普遍使用的是精耕细作之法,就为了在有限的田地上,种出尽可能多的粮食。

    “去年的熟田种谷子高粱,还可以种点麦子,今年新开的田种豆子,可以肥田。再给您留下两块,一块种蔬菜瓜果,一块种花。”

    对于耕种,阿牛有很多想法,娓娓道来。于农事之道上,多年劳作被耳濡目染,且身体力行之下,他比方长更为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