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千八百七十七章 炼化
    剑气纵横,剑光璀璨,看不清花溪天的身影。

    方白坐在远处,感受剑之法则的气息,比用法则之晶修炼效果更好。这也是他愿意留下的重要原因。

    天地灵气更不用说,在阵法辅助之下,浓郁的可怕,修为提升,一日千里。

    仅仅一个月,修为和剑道都有了非常大的提升。

    这天,周元突然传来消息,“千万不要离开万花宫。”

    方白再三追问,周元一个字也没有回。

    难道是周家出了问题?

    为了周青?

    又或者是顶不住一门三宗五世家的压力?

    万花宫这边没有消息,方白也懒得去想,继续修炼。

    九阳真火,威力之强,方白已领教过。

    凭空而出,不过巴掌大小的火焰,闪烁跳动,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

    起初打算留给方玥,现在决定自己先用着,以后再说。

    深吸一口气,朝着九阳真火抓去。

    就此此时,花溪天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疑惑道:“你要炼化它?”

    “是!”

    方白点点头,银甲天尸、赤甲天尸威力虽强,弊端也很明显,不是长远之计。

    要是能炼化九阳真火,实力定能更上一层楼。

    “弊大于利,你可要三思而行。”花溪天轻声道。

    “多谢花神王提醒,我知道该怎么做。”

    方白非常清楚自己,一路走来有多艰难。

    论天赋,别说跟那些神体相比,连灵体都不如。

    所以,他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和艰辛。

    现在才遇到多少强者?

    神界那些真正的强者,哪一个不是天资卓绝?

    要是没有外力相助,活不到今天。

    可当那些外力不管用的时候该怎么办?

    终究还得靠自己!

    “唉!”

    花神王叹了口气,“你是在担心那些人?”

    “不是!”

    方白摇摇头,有些话不能说,花溪天也不会理解他的敌人有多恐怖。

    “那又是为何?”花溪天说道:“不瞒你说,万花宫已收到一些信息,但你不用担心,他们还没那个胆量。”

    “让花神王为难了。”

    方白很是感激,换其他人怕是早已向他下手,哪里还会帮他?

    “不说那些。”

    花溪天一笑置之,“剑道浩如烟海,终其一生也难达彼岸。你的剑道天赋非常强,是我见过最强的,没有之一。苦心修炼,未来成就必不在我之下,要是因此而耽误,那就太遗憾了。”

    方白沉声道:“我知道该怎么做。”

    “好吧!”

    花溪天无奈的摇摇头,“既然你坚持,我也不好勉强,自己保重。”

    花溪天离开,方白目光坚定的抓向九阳真火。

    轰!

    巴掌大的火焰冲进方白体内,瞬间扩散至每个角落。经历过无数次炼体之痛,可剧烈的疼痛还是差点让他心神失守。

    修为还是太弱!

    神元运转,九阳真火飞速炼化神元,如果不是他的肉身强悍,绝对挡不住。

    “来吧!”

    神元奔腾流淌,一生历经无数凶险,区区九阳真火又算的了什么?

    洁白如玉的肌肤变的通红,双眼有火焰要喷射而出。

    方白咬紧牙关,一颗颗丹药吞下,苦苦坚持。

    “咦?”

    没过多久,方白发现自己的肉身有了些微变化,愈发凝练强悍。

    还能炼体?

    方白目光陡然一亮,也不急着炼化九阳真火,任由九阳真火炼化他。

    炼器!

    炼尸!

    方白突然想起炼尸的手段,索性把自己当做炼尸来炼。

    九阳真火在体内燃烧,血肉愈发强悍,经脉也更坚韧。不断服下血肉滋补,时间缓缓流逝。

    此刻,方白也不急着炼化九阳真火,任其将自己,千锤百炼。

    轰!

    五天过去,九阳真火突然收拢,静静悬浮丹田。

    “这就成了?”

    别人炼化九阳真火会欣喜若狂,方白却无动于衷,因为他知道是时间问题。

    “再来!”

    感受到肉身的变化,方白心念轻动,九阳真火再次燃烧。

    与之前不同,现在的九阳真火听方白调遣,心念所致,九阳真火熊熊燃烧,更好的锤炼肉身。

    半个多月过去,忽然被一道神念惊醒,睁开双眼只见花溪天站在面前,头上斗篷已不见了踪影。

    方白见过的绝色没人不知多少,可看见花溪天的容颜,下意识的还是失神了。

    “你真的做到了。”花溪天笑着说来,眉宇间却带着一丝愁容。

    “他们来了?”方白立刻意识到问题所在。

    “万花宫有处传送阵,你从那里离开,抱歉!”花溪天流露出一丝苦笑。

    “离开?”方白摇摇头,“就算离开,我也会光明正大的离开。”

    能让花溪天开口,肯定是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方白不能这么走,那会让花溪天非常被动。

    “不!”

    花溪天轻声道:“事情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只要你走了,给他们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拿万花宫怎样。”

    方白笑了笑,“我知道,但我真的想见识见识那些人有多大能耐,难道神王还会出手不成?”

    花溪天秀眉轻蹙,“你没有那个必要。”

    方白笑着道:“没关系,看看再说。”

    “真的决定了?”花溪天喃喃道。

    “走!”

    方白腾空而起,豪情顿生。

    “也好,就陪你走一趟。”

    花溪天随手带上方白,身形几个闪烁之后,已出了万花宫。

    天高地阔,群山连绵,青翠欲滴,大河奔腾,浩浩荡荡。

    “请现身吧!”

    花溪天淡漠的声音在天地间传开,直至远方。

    片刻后,一道紫色身影凌空轻踏而来,停在三里之外。

    “原来是柳神王。”花溪天淡淡说道:“人已带来,柳神王有何赐教?”

    来的是柳家神王,柳如寔。

    “还请花神王把他交给我。”柳如寔说道。

    “交人可以,但不能这么交给你,传出去非但柳神王脸上不好看,万花宫也会颜面尽失。”花溪天轻声道。

    “那依花神王的意思该如何?”柳如寔沉声道。

    “很简单,用实力说话!”花溪天笑了笑,“任何柳家子弟能把他带走,本王绝不多说一句,万花宫也不会说一个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