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章?无穷故无终
    独龙岗,虽然现在连东昌府都被梁山军拿下了,但陈魁并没有立刻返回梁山,依旧坐镇独龙岗,毕竟这里还有很多事情,需要陈魁亲自安排。

    “喝……喝……喝……”

    院落中,陈魁一拳一腿,一板一眼,一招一式,口中声音低沉而厚重,以声带力,以力催声,气势惊人。

    “啪……啪……啪……”

    随着陈魁拳脚,还有如鞭子抽打空气的声音,清脆响亮,与口中发出的吼叫声,相呼应和,此起而彼伏。

    这声音并非是陈魁拳脚打出来的破空声,能单纯以拳脚打出破空声,那基本就是肉体凡胎的武者将拳脚功夫练到极致的体现,至少陈魁是这样认为的,即便是化劲武者也做不到,或许只有罡劲武者可以窥探一二。

    这个绵绵不绝的声音,来自陈魁体内,或许你想到的,没错,正是那传说中的——虎豹雷音,筋骨齐鸣。

    虎豹雷音与劲力境界之间,没有太过直接的关系,只是和身体状态有关,从理论上来说,不管是明劲、暗劲或者是化劲,都有可能练成虎豹雷音,当然也有可能练不成,可能嘛,啥意思,大家都懂。

    而且后者的可能性显然要更大一些,在叶问世界,陈魁就从未听说有武者达到这种境界,陈魁甚至一度以为,所谓的“虎豹雷音”只是存在于传说之中,比化劲更不靠谱。

    那么何为虎豹雷音?

    其实那不过就是一个夸张的形容。

    虎豹雷音,筋骨齐鸣!

    真正重要的在后面四个字——筋骨齐鸣,顾名思义,虎豹雷音其实是来自武者体内筋骨在运动时候发出的声响,这里的筋,并非经脉,而是指附着在骨头上的485道大筋,如果按照后世现代医学去理解,大筋包括了肌肉、肌腱、韧带、筋膜、腱鞘、滑囊、关节囊、神经和血管,甚至包括关节软骨、关节盂缘等。

    所谓筋骨,可以理解成人体的整副骨架,而虎豹雷音,就是人在运动时候,身体内的所有骨头和大筋协调一致,力往一处,意结一点,由此而发出的声响,如果说明、暗、化三劲圆满象征着武者对于肉身的掌控,那么虎豹雷音就来自于武者对筋骨的掌控。

    “砰!”

    陈魁一脚踏在地上,立正收拳,吐出一口浊气。

    许多小说中都说功夫练到一定境界,可以吐气成箭,至少是凝而不散,也许是陈魁还没练到家吧,至少陈魁不认为自己的吐气,除了悠长之外,和普通人有什么区别。

    能练出虎豹雷音,说来也是巧,陈魁在修炼横练功的时候,发现武道天书上的锻骨决竟然有所反应,锻骨决是陈魁赤手打败杨志之后得到的功法,只是这门功法的起点太高,陈魁短时间之内,至少四五年时间,根本触碰不到,基本被陈魁“封存”了。

    只是,万万没想到,在陈魁练成铁背功之后,开始熟练的借助阴阳磨和锻体术,修炼铁布衫,武道天书竟然自己翻到了第三页,也就是《锻骨决》的页面上。

    破天荒啊!

    在一番探索之后,陈魁最终确定,自己在无意间,用另外一种办法,触碰到了锻骨决的皮毛。

    这也证明了一件事,武道天书虽然提供了练法,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武道天书所提供的练法是唯一的,这就像数学解题,一道数学题有许多解法,武道天书所提供的,可能是最正统或者是最快的解法,但是绝不是唯一。

    如此看来,天书似乎并没有陈魁所想像的那么死板,只要能达到效果,方法什么的,似乎也没有那么重要。

    在同时修炼阴阳磨、锻体术和横练功的时候,等于是变相的开始锻骨,而这虎豹雷音,就是锻骨的成果,只要一直持续下去,总有一天,会达到“炼髓如霜,练血汞浆”的境界。

    那么,这是不是终点?

    陈魁还没达到那个境界,无法给出明确的答案,但是陈魁几乎可以肯定——不是。

    这涉及到了一个很古老的问题,那就是——人体的潜力到底如何?

    在陈魁看来,人的潜力,无穷!

    身体就是一个巨大的宝藏,就是看你懂不懂得去开发,只要时间、资源、毅力等因素不缺位,再加上足够的运气,人的潜力就是无穷的,什么肉身成圣,那恐怕也不是终点,因为潜力无穷,就自然不存在终点。

    人,总不能很好的理解什么是无穷,在数学中,很多人会下意识的认为,所谓的无穷大,最终还是会有结束的时候,所以在很长时间内,一被认为比零点九循环要大,因为无穷也有终点,但是实际上,两者其实是相等的,很简单的推论,零点三循环等于三分之一,如果将两边同时乘以三……

    既然人的潜力是无穷的,那么成圣会是终点吗?

    显然不会,潜力无穷,身体可以不断开发,也就意味着武道天书所提供的《阴阳磨》和《锻骨决》这两门开发肉身潜力的功法,是不存在上限的,当然这是假设在一种极为理想的状态下,是陈魁目前的微末之见。

    当然,要说完全不存在终点,似乎也不对,武道天书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终点,因为武道天书不可能提供一门远超过自己存在的功法。

    这似乎是一个悖论。

    不过,对陈魁来说,那还太遥远了,在这条路上,陈魁就是一个刚起步的小娃娃罢了,想那些根本无用,先走着吧,车到山前必有路。

    “统领的虎豹雷音,每听到一次,都不禁为之惊叹,可惜俺总是不得其法。”栾廷玉在一旁感慨道,阴阳磨、锻骨决、锻体术等珍贵的功法,陈魁并没有敝扫自珍,而是大方地传授给众人。

    陈魁丝毫不担心他们会因此而超过自己,相反陈魁还需要他们来帮助自己完善、探索。

    所站的位置不一样,决定了眼界的不同。

    只是陈魁没想到的是,这令众人对自己更加信服,毕竟连这种绝技都能拿出来分享,还怕陈魁日后会亏待兄弟,要知道,独门绝技在这个时代,那可是比命还重要的东西。

    “宁可失传,也绝不外传”并非一句空话。

    “来,走两招。”陈魁抓起一把哨棍,邀战道。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