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4、暗黑童话故事
    金鸡洞外,余生安总结反思,难道冰冰不喜欢听歌只喜欢拍戏?不对!它分明很喜欢听歌,每天早晨喔喔叫,而且连续两天听他唱《北京的金山上》和《东方红》。

    那么为什么为喷火呢?唯一的原因是,歌曲不合它的心意。

    《说聊斋》就不提了,这是个失败的实验,差点把它气炸,弄巧成拙。

    想想《喂鸡》,也有问题,站在冰冰的角度看问题,这是把它当成了家里的宠物啊,它能高兴才怪。

    要唱就唱歌颂它的歌曲。

    要说,为什么是余生安穿越而不是其他人穿越呢,因为他聪明,根性绝佳,第一时间想到《鸡你太美》这首歌!

    想想这首歌的歌词,“鸡你实在是太美,baby~鸡你太美~baby,迎面走来的你让我如此蠢蠢欲动,这种感觉我从未有,Cause I got a crush on you who you……”简直是为歌颂冰冰量身定做的,没有比这更合适的了。

    如果还不够,余生安还有存货!

    《鸡》!

    想想这首歌的歌词:“Gee Gee Gee Gee Baby Baby Baby Gee Gee Gee Gee Gee Gee Gee Gee Baby Baby Baby”,简直是为歌颂冰冰量身定做的,没有比这更合适的了。

    他深吸一口气,再次来到金鸡洞口,往里探头,冰冰缩在里面,跟只千年王八似的,一点动静没有。

    “唉,文化啊文化,爸爸为了你的婚事操碎了心,你保佑我不会被鸡烧死吧。”

    余生安念念叨叨,鼓起勇气,再次对准鸡洞,开始歌颂里面住着的火鸡。

    ——

    黑河中,水府里。

    黑河之上,已经是黑夜,但是水府里,常年光线不变,珍珠珊瑚夜明珠,为这里带来光明。

    不过,水府里的妖精们依然有作息规律,知道这时候要上床睡觉了。

    “这是你的房间,你今晚睡在里面,快点,进去吧。”绿鲤鱼把小鱼妹妹带到一间房,告诉她今晚睡这里。

    小鱼妹妹站在门外,往里伸小脑袋,打量一阵后,昂着小脑袋跟绿鲤鱼说:“小姐姐,这里好黑,我好害怕。”

    绿鲤鱼问:“你睡觉是睁着眼睛的吗?”

    小鱼妹妹回答:“闭着眼睛。”

    绿鲤鱼:“那不就是了,都闭着眼睛了,你干嘛还怕黑,眼睛一闭,全世界都是黑的。”

    小鱼妹妹懵懵的,感觉这话有问题,但是想不明白问题在哪里,可怜兮兮地说:“小姐姐,可我还是害怕,我的哥哥呢?”

    绿鲤鱼说:“你哥哥出去叫鸡了,别怕,进去睡吧,我跟你一起进去。”

    小鱼妹妹终于高兴了一点:“谢谢你,嫂嫂。”

    绿鲤鱼夸奖她懂事,照顾她上了床,钻进了被子里,起身就要走。

    “小姐姐,小姐姐,你要走吗?”

    绿鲤鱼:“姐姐还有事。”

    小鱼妹妹关切地问:“我的狗狗呢?”

    绿鲤鱼问:“那只跟在你脚边的怪物吗?可能在哪里玩吧,刚才还看到了,我出去把它找回来。”

    小鱼妹妹又把她喊住,问她能不能给她讲一个故事。

    “老哥睡觉的时候都会给宝宝讲故事呢,哄宝宝睡觉觉。”

    绿鲤鱼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问题,人类小孩子这么麻烦吗?睡个觉倒下打呼噜不就行了,竟然还要听什么鬼故事。

    她想到眼前的小妹妹是公子的妹妹,而她对公子垂涎欲滴,于是耐着性子想了想,想到了一个。

    “那你听好啦,我只讲一遍。”

    “谢谢嫂嫂。”小鱼妹妹高兴地说,躺在被子里,只露出小脑袋,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坐在床沿的绿鲤鱼。

    绿鲤鱼讲道:“从前有一个后娘,想把不是亲生的小男孩杀掉,她呀,就让那个小男孩去箱子里找东西,再把箱子盖上,小男孩的头就掉了。她把小男孩做成了汤,端给小男孩的爹爹吃,他爹一边吃一边说好吃,这时候外面飞来一只会唱歌的鸟,它唱我的娘亲杀了我,我的爹爹吃了我……”

    小鱼妹妹吓得尖叫一声,呲溜一下,整个人钻进了被窝里。

    绿鲤鱼见状,哈哈大笑,关门出去了。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没多久,被窝里传来小朋友的啜泣声。

    水府的某个房间里,向来睡眠极好的邬文化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到天一亮就要嫁给金蛇郎君,他的胸腔里立刻被人放了一把火似的,充满了愤怒,恨不得金蛇郎君现在就在眼前,他拿起三股托天叉,和对方干一架,死而无憾。

    碾转反侧,最后干脆坐了起来,抬头看向头顶,那里泛着朦胧的白光,是河水发出的淡光。

    不知道大鱼哥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找到那只鸡,能不能及时请来……他心里忐忑不安地想,旋即又想到小鱼妹妹。

    她现在在哪里?安全不安全?……邬文化这才想起小妹妹,懊恼自己之前竟然忘了她。

    “邬文化啊,大鱼哥为了你的事在外奔波,临走前把小鱼妹妹交给你照顾,你竟然把她忘了,她一个小女孩,在这妖精洞里,肯定非常害怕!”

    邬文化自责之余,立即起身,打开房门,不远处守着青鲤鱼,听到动静,上前询问需要什么。

    邬文化:“小鱼妹妹现在在哪里?快带我去看看她。”

    青鲤鱼:“绿鲤鱼带她进了房间,现在应该已经睡了。”

    邬文化:“哪个房间?带我去。”

    青鲤鱼被安排在他门外,一方面是照顾起居,另一方面是监视他,防止他逃跑。至于他要去看小鱼妹妹,女王大人没有说不允许,所以她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便带着邬文化去了小鱼妹妹的房间。

    轻轻推开房间,邬文化看到一张小床,一个小脑袋露了出来,正看向门口的方向,一把小水枪对准了他。

    邬文化:“小鱼,是我。”

    “咦?是大个子~”

    “小鱼你要睡了吗?”

    小鱼妹妹没有回答,她飞一样从床上爬了下来,冲向他,抱住他的腿,可怜兮兮地说:“大个子,我好害怕~~我的哥哥还没有回来,他是不是不要小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