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智谋
    独孤涅又问道:“听你们的描述,现在找我是为了证明你们的清白,要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再造杀孽。那百草庄给你们下生死帖之前,你们找我,又是为何?”

    胡少卿道:“那时候找你,确实也是为了了解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实话实说,也确实有想过东西是不是在你身上,或许有些大人物会对你有兴趣,能做笔买卖。但现在,事情已经闹得太大了,这代价不是天行宗愿意承担的,所以陈长老希望我们在生死斗之前找到你,再带到百草庄去,用以证明我们不再想卷入此事的诚意。”

    独孤涅追问道:“你们说的对我有兴趣的大人物是谁?”

    胡少卿眉头一皱,道:“这我们真不知道,我们也是给陈长老办事的。”

    独孤涅想了想,道:“你们会把我交给百草庄的人,对吗?”

    胡少卿道:“是,你是天行宗和百草庄谈判的筹码!”

    独孤涅又问道:“那如果我落到了百草庄的人手里,会发生什么呢?”

    “他们定也不会加害于你,但是,他们或许有法子,能确定林生鼎最后是否有什么秘密留在了你的身上。”胡少卿仿佛很恳切似的,“我相信,你也不愿意看到因为天命丹这事儿,再生杀孽了,对吧?”

    独孤涅冷笑一声,道:“这么说来,我便是你们手中的人质。若他们执意要生死斗,你们必然是要用我的性命来要挟他们的,对吗?”

    胡少卿叹了口气,道:“也不能这么说,其实,我们更希望是因为我们手里有你,但却还是能把你交给他们来证明我们现在确实不想再卷入到这件事里面了。”

    独孤涅不敢轻信,笑道:“那这么说来,你们是有求于我了。那我能有什么好处呢?”

    胡少卿颇为无奈,直言道:“如果你能去,能配合,想要什么好处,你倒是可以说。但如果你不去,那我们肯定会用强,毕竟,这件事情干系太大了。”

    独孤涅听胡少卿这么一说,心中反倒是踏实些了。便道:“我也不知道从你们这里能有什么好处,等我想到再说吧。但有一点,我希望我想问的,你们知无不言,别让我蒙在鼓里,这个忙,我就可以帮。”

    胡少卿笑逐颜开,道:“好!”

    唐春山亦是满脸春风。

    独孤涅便从唐春山那讨要了纸笔,写了张字条交给唐春山,便和胡少卿往官道上走去,寻到马匹,胡少卿便带着独孤涅,往酒家镇疾驰而去。

    而唐春山,则拿着独孤涅写的字条,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了福迎镇三里街,将字条用飞镖扎到了独孤涅家里,眼看着一中年妇人出门,拿到了字条。

    白安安看到字条,上面写着:“爹娘敬启,涅有要事待办,十数日返,勿寻。”白安安无名火起,冷哼一声,道:“寻你,做梦!等你回来,看你爹不把你腿打断!”说完四处张望了一下,便回房去了。

    唐春山远远瞄着,小声笑道:“这当娘的,心倒是大。”便也离去。

    不多时,唐春山便和独孤涅、胡少卿汇合一处。这一路,独孤涅便有一句没一句地向两人请教些修灵师的问题,那两人倒是也不怕独孤涅学了多少,便将修灵师的手段,给独孤涅讲了不少。

    譬如修灵师的灵术,有分为寒热风水土这五灵。寒灵灵术,掌控冰寒的力量;热灵灵术,掌控灼热的力量;风灵灵术,掌控空气形态的力量;土灵灵术,掌控坚固形态的力量;水灵灵术,掌控液体形态的力量。

    胡少卿所修的,是风灵灵术;唐春山所修的,则是水灵灵术。

    而土灵灵术,独孤涅是见过赵知洛使用的。而且,根据胡少卿的解释,土灵灵术并不是只能掌控土石,只要是坚固形态的东西,例如刀枪棍棒,花草树木,其实都是可以掌控的。

    这和独孤涅在忘情诀上看到的仙法,确实大有不同之处。仙法是通过气海,可以创造出金木水火土五系的力量。独孤涅甚至隐隐觉得,仙法并不一定比灵术高明,甚至,仙法释放出来的力量,是不是也有可能成为灵术可以操控的力量呢?

    独孤涅又向胡少卿,请教了如何判断修灵者的水准,如何判断修灵者攻击手段的强弱,胡少卿倒也算是答得痛快,这一路上,独孤涅收获不少。

    入夜,三人找了个驿站,要了同一间房,独孤涅打了个地铺,也不矫情什么。

    今夜独孤涅倒是不敢再修身了,万一灵气的波动引起修灵者的疑心,那肯定也是要惹祸上身的。

    于是,独孤涅也打算好好睡一觉,也当犒劳犒劳自己。睡着前,他也用他那不太灵光的脑袋,不断地思考着,如何运用学府所学,来应对眼前的局面。

    学府的回忆一幕幕涌上心头。

    独孤涅想起,有一日,杨怀在讲《武》的文课内容时,讲到了一篇文章——《智谋》,杨怀问学生们:“恐惧来源于什么?”

    独孤涅看着萧兰一笑,见萧兰没有要答的意思,自己便举起了手,杨怀夫子便让独孤涅回答。

    独孤涅答道:“恐惧是一种本能,那是人对危险的一种警觉,是一种自我保护。但是如果无法掌控好自己恐惧,那么恐惧也将变成一种潜在的危险。”

    杨怀夫子听完了点了点头,又对独孤涅问道:“那应该如何掌控好自己的恐惧?

    关于恐惧,夫子在《武》课上关于勇的内容,是讲解过一些的。

    而那一日,夫子要讲的是《智谋》,独孤涅便凭此推测,答道:“需要智谋!需要不断去了解自己所恐惧的东西。因为我们恐惧的东西,往往是我们不够确定的,不够清楚了解的,所以我们才会恐惧。就像电闪雷鸣,蛇虫鼠蚁,妖魔鬼怪,当我们了解了这些东西的本质,特别是有了应对之法以后,或许就不会再那么害怕了。”

    杨怀当时对独孤涅的答案也很是惊讶,夸独孤涅勤学善思。

    所以,今日独孤涅之所以答应和胡少卿、唐春山一路前行,就是因为不愿意福迎镇惨案如自己的心魔一般,始终折磨自己下去。他想要面对这份恐惧,便需要去了解他所恐惧的是什么。

    那些修灵者、修命者和所谓的大人物们,到底有哪些人?分别是什么样的角色?有什么目的?有哪些手段?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其实,在学府众位夫子眼里,独孤涅并不聪明,但为什么他的文课学得这么好,夫子们心里还是有数的,和其他学生的差异,最大的一点恐怕就是:独孤涅“傻”!

    对于很多来东临民学府上学的学生们来说,文课,只是为了能识字,能算数,有些常识而已。更进一层的目的,那也是为了考入进贤府。

    而这些学生们的爹娘们,对 “忠孝仁义智勇持越”这些内容,还是有点嗤之以鼻的。在他们眼里,这些东西是虚无缥缈的。潜移默化中,这些学生多半也只是当成一门课而已。

    而独孤涅在入学前,屈留便告诉他,学知识,是为了知道自己要怎么过一辈子,想要平安到老,就得有力量和智慧。

    而在独孤涅第一次听到夫子讲关于勇的内容时,便觉得这些东西讲得是真好,是能为内心指明方向的东西。

    再后来,李啸也告诉独孤涅,要用智慧,来避免别人对自己的杀心。

    所以,自从今天遇到胡少卿和唐春山开始,呆头呆脑的独孤涅也明白,到了要验证《智谋》这一篇文章的时候了。

    《智谋》一文,通篇所述,便是一件事:达成目的。

    根据《智谋》一文,是否能够达成目的,受到五个条件的影响。

    第一个条件,意义。

    第二个条件,手段。

    第三个条件,付出。

    第四个条件,能力。

    第五个条件,运气。

    所以,独孤涅现在的首要目的,是想要保住小命。

    分析保命的意义,很简单,好死不如赖活着,何况独孤涅还是那么怕死的一个人。他必然是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做到这一点的。

    而保命的手段,独孤涅选择的,是配合,是与胡少卿和唐春山那一番谈判,和最终与他们达成的那个简单契约。虽说是与虎谋皮,但不至于立刻兵戎相见。而且独孤涅还可以借此机会,多多了解修灵者和修命者,了解天行宗和百草庄,也算是一举两得。

    而保命的付出,付出的时间或许就是十多天;付出的精力,就是这十多天里必须如履薄冰,小心谨慎,随机应变。付出的代价,则是失去自由和面临危险。

    而保命的能力,独孤涅自认为还不足,但天武诀第二层的轻功,关键时刻或许也能让他们手忙脚乱。

    而保命的运气,在独孤涅的理解中,运气就是一个人还不能掌控的东西!如果是自己可以掌控的东西,那便不叫运气了。所以,也只能把控好前四个条件了。

    也许《智谋》未必可以帮自己想到更好的办法,但是,至少可以让自己明确,现在距离达成目的,还欠缺的是什么。

    不缺意义,缺手段,不缺付出,缺能力,如果说缺运气,也可以说,自己可以掌控的东西,太少了。

    而独孤涅现在最缺少掌控的,便是信息,能够让自己做出更全面和准确的判断的信息。

    只有信息越全面,独孤涅能想到的办法才会更多,能掌控的东西才会更多。

    就目前了解到的信息,独孤涅目前能保住小命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凭这两人的手段,要是只是想杀了自己灭口,那早就已经可以动手了。没动手,就说明自己还有利用的价值。

    而百草庄那边,也不知道他们对自己是什么用心,只能先静观其变。

    独孤涅又将自己的诸多目的,照着这个方式推演了一遍,心中笃定了一些,才安然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