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32章 风花雪月哪有我大威天龙好听!
    “我六岁在佛门修佛的时候,见到了我师兄第一面,贫僧现在依旧忘记不了,我师兄见到我的拈花一笑,那一笑充满了菩萨的智慧,宽容,博大,充满了佛门禅机,似乎那一刻,我看到了菩萨在我面前点化于我。”

    “那个时候,师兄的佛法顿悟,已经修有小成了,他在净土佛宗,名声很大,有佛宗长老观望他三生往复,言道他的前世本是上古佛门大势至菩萨,此番转世重修,当破菩萨果位,证佛陀果位。”

    说到这里,法海眨了眨眼,“师傅,你不是说师伯是佛陀转世吗?怎么变成了菩萨转世,佛陀和菩萨可不是一个境界啊!”

    方丈道,“大势至菩萨乃是上古时期的佛门大能,是我净土佛宗两个涅槃期以前的大能者,这等存在的境界修为岂会是今日修真界的规矩能约束的?那个时期的大能者即使就是个罗汉,也拥有现在修真界佛陀本领,说是佛陀转世,有错吗?”

    法海道,“好像,好像没错。”

    就在这时,车外传来了声音,“空海大师,准备下车了。”

    “阿弥陀佛,贫僧知了。”

    马车吱呀呀作响,法海掀开了马车车厢的一角,朝着外边看去,迎面地方若紫金城一样巨大的金碧辉煌城门,呼啸而来,左右两侧站满了英姿飒爽的女禁军,她们身材各个都很好,五官也很端正,如果拿到地球时期,吹捧包装一下,应该能火。

    不过可惜了,这是大梁。

    “慈航静斋高僧,到!”

    “肃静!”

    马车停住了,车门拉开,天色已经黄昏,很难想象,早上从慈航静斋出发,晚上才到皇宫。

    迎面两列女禁军罗列,灯光熠熠,为首一个身着威严皇家礼服的女官看着方丈,笑道,“两位就是慈航静斋主持推荐的得道高僧吧,今天时候已晚,开光法会明日再行,今夜先请两位入偏殿,圣上已经为您准备了素宴,歌舞,请圣僧随我入殿。”

    “请施主带路。”

    方丈与法海随着那礼官穿过一个个侍卫,越是往宫殿里面走,这侍卫就越是稀少,隐隐的法海觉察到方丈掐佛珠的动作越来越慢,这是一种征兆,一种开片的征兆。

    方丈的伤势早就好了,以法海对方丈的了解,方丈属于修真界的平头哥,不是在干架,就是走在干架的路上,他要是哪天不搞事情了,那他肯定是是受伤了。

    路过一重宫门,金碧辉煌入眼,玲珑玉台,猩红地毯,夜明珠悬,金燃阴烛。

    一个不怒自威的女子,半跨在主位,披彩凰帝王袍,头戴紫金鼎天冠,玉手半推着下巴,美眸半睁,扫了一眼方丈和法海。

    这就是大梁国的当任皇帝?

    法海不由的细细看了一眼那皇帝容貌,这皇帝肌肤如雪,轻轻一触似乎就能破,虽然眼角已有衰老之相,可是保养的很好,非但没有衰老之气,反而有一种更加成熟的韵味,更加致命,就好像吃人不会吐骨头的那种妖精。

    方丈看到皇帝,也不急,只是合手作揖道,“贫僧空海,从东而来,见过大梁国圣上。”

    那女皇帝慵懒抬手,仙子分列,有礼官道,“请高僧入席!”

    法海和方丈步入了旁侧的席位,不多时候,一行仙子走了进来,看那些仙子俏媚脸颊,窈窕身影,法海不由得来了精神劲,来了,来了,我最喜欢的腐败环节来了,宫廷大宴,怎么能没有舞蹈呢?

    就在法海期待中,十六位绝色宫女已列好舞阵,而那宫女之中一个红色长裙的女子,那女子面带轻纱,腰缠流岚,她美眸扫过一行宾客,眼角在法海脸颊上微微停留,更快的掠过。

    红衣长裙女子抬手,手中多出了一副古琴,古琴弹奏,仙音清唱。

    法海听到那女子一声唱音,下意识的反应了过来,这个声音,不是之前我入西潮城时候用车子溅水给我一裤脚水的那女人吗?

    这个泼妇,居然长的这么妖精?

    法海细细打量这宫廷舞乐,这些宫女明显是练气士,她们的腰肢和绳子一样各种折都不断,还能轻而易举的飞起来数米高,然后一个个仙子在空中飞旋,那弹琴女子声音动人,更是引人入胜。

    “我此来西梁,学会了一个词,这一首词唤名,风花雪月。”

    “风,是穿山过水拂面而来。”

    “花,是零落成泥常开不败。”

    “雪,是日出消融檐上落白。”

    “月,是咫尺天涯千秋万载。”

    “风,是盾持缨动烽烟萦带。”

    “花,是血溅五步抽尸踏骸。”

    “……”

    一曲落下,上方高座的女皇终于出声,她声音很酥,仿若毒药一样,“大师,朕这一曲风花雪月,如何?”

    方丈合手道,“比五十年前,差了一些味道。”

    女皇笑道,“差了什么味道?”

    方丈起身道,“女儿吟固然是绝唱,可是阴阳天成,只有阴柔称不上绝曲,贫僧以为,这一首风花雪月应该加入一些阳刚味道。”

    女荒抬手,“请高僧赐教。”

    方丈看了法海一眼,“法海,上去给大家献上一曲。”

    法海握着龙魂佛珠,有些不知所措,我,我会唱歌?我会唱什么?开什么玩笑呢!方丈咱们有这一出戏吗?

    然而,现在所有人都看着自己,法海接这个雷得接,不接也得接。

    法海想了想,终于走上了殿宇中间,迎面地方红裙蒙面纱的女子盯着自己,充满了敌意和蔑视,似乎在嘲笑自己你一个和尚懂个什么音律。

    法海无视那红裙女子,踱了几步,抬头看向了女皇,笑吟吟道,“小僧从东而来,学会了一个词,这个词和风花雪月一样有四个字,念诵起来,朗朗上口,不知道女皇可愿听之?”

    女皇打量着法海,“小师傅,尽管唱来,唱的好,寡人定有重赏!”

    法海捋了一把白纹僧袍,脚下跨步,声音隆隆,“小僧的这一首词,唤名,大!威!天!龙!!”

    “大,是文殊菩萨慈大悲众生。”

    “威,是文殊菩萨威仪昭八方。”

    “天,是观音菩萨天眼看浮生。”

    “龙,是地藏菩萨龙愿度亡灵!”

    “大威天龙,融汇一句,妖孽!贫僧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

    此言一出,所有人面面相觑,这是什么?

    法海盯着那女皇高声,“你这妖孽胆敢冒充大梁国皇帝,你好大的胆子!还不现行!”

    话音落下,法海双瞳内敛,念生纯阳,两道可怖的“卍”字佛光冲灭,轰隆巨响,诺大的佛光手印直接把皇位砸的稀碎,女皇早没了踪迹,唯有妖娆声音四面八方传来,“老和尚,五十年前,我饶了你一条命,五十年了,你又找上门了,还带了个小的,莫不是我真不敢杀你净土佛宗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