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大河难渡
    眼前是一条大河,浩浩荡荡。从弥散的水雾之中而来,也流向远方朦胧不清的所在。水面宽阔,波涛汹涌自然散发着一股水腥之气——就好像是那种夏日里发大水山洪之后的水气。森罗虽然没有了鼻子,但是他依旧能够闻到其中淡淡的妖气,“若是这等水势里面没有妖魔鬼怪,反倒是奇了。”

    这骸骨的武士顺着河边行走,想要找到一条能渡过去的路。

    森罗早已经用布条将自己再度裹好,这一方所在天空依旧昏暗,此地的魔界之门依旧存在——这意味着可怕的魔物能够横行,而且定然有强悍的妖魔在守卫着魔界之门。森罗抬起斗笠下骷髅的面容,空空荡荡的眼窝朝向天空。骸骨的武士虽然胸腔早已经只剩下了肋骨,但是他依旧发出了长长的叹息声。

    河岸这一边走了很远都没有人烟,而沿岸明明是有路的。森罗看着路边偶尔会出现的白骨也是心知肚明这绝对是妖怪做的好事——这白骨上到处都是妖气怨气,不是被妖魔生生吃掉的活人还能是什么?森罗穿着破烂的长袍,他这一次并没有穿上铠甲,而是将这些铠甲打成了包裹背在背上。

    他的腰间插着长刀,背上背着包裹,头上戴着斗笠,露出来的地方都缠着破布,收敛了妖气之后看上去倒像是个干枯瘦弱仿佛随时暴毙的行人。哪怕是这样的穷人,妖怪也是不放过的——多少有点肉,还有精血再不济了不是还有魂魄么。于是水中哗啦一声,跳出两只人立而起的大虾。

    虾兵蟹将虾兵蟹将,到底应该是长什么样的呢?森罗看见的就是扭曲的九十度虾头怪物,“好妖怪,这就是转身都不容易啊。”森罗双重的语调甚至带着笑。虾脑就那么一点,哪怕修炼成了妖怪,变成了七尺之躯之后,脑子也不会大多少。估计这两只虾还不会说话,因为它们举着双股叉就这样杀了过来。

    森罗也不多话,身体都没动,那两只虾妖怪举着叉子直接从他身边就滑过。滑过了之后,这大虾自然而然地就脱壳了.....露出下面半透明的虾肉,直接倒在地上沾染了满身的尘土。森罗伸出手扶了扶斗笠,并不对那两只大虾多看一眼,直接迈开步伐便走了。

    区区小妖,完全不值得森罗拔刀,它们冲过来的时候便已经被森罗心意所斩。

    妖魔鬼怪哪里只会有这点,不过走了半里路不到,又是一头妖魔出水拦截——恐怕这些年来它们拦路吃人,吃得多了人烟断绝,也是多日不曾吃到人了。所以但凡见到路上有行人,立马便杀出来。“前面是虾,这里就是蟹。难怪虾兵蟹将是并提的。”森罗感叹了一句,眼前这家伙倒是不直立而起。

    这根本就是放大的螃蟹,乌青色的甲壳,光是蟹背就有一丈方圆,两个大钳钳口放着寒光,一下子便能钳断个人。八只爪子也是寒光四射——不仅仅是爪尖如同刀刃,怕是爪子上的刚毛那也是如同钢针一般。这螃蟹口出人言,“果然是上好的血食。”森罗低头看了看自己,斗笠抖动了几下,“哦,这个就叫上好的血食?”

    “快进老爷的嘴巴!”那螃蟹看来也是个楞的,当即挥舞着钳子就爬了过来——要不怎么说是妖怪呢,这螃蟹居然会直行,虽然不甚快......森罗哈哈大笑,依旧不曾拔刀,他只是一步跨出便抢过那两把大钳的合击,直接便站到了螃蟹口器之前。只见那螃蟹竖起的眼睛努力伸出下压,这才盯得到森罗的位置。

    “南无观自在菩萨.....”森罗低声吟唱了一句。“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说到这一句的时候,那螃蟹的甲壳下绽放出淡淡金光,随后背甲上一路有坟起的痕迹,最后直接从中间被分成了两片。森罗步伐不紧不慢,从那分开的两片螃蟹中间走过,而诱人的蟹膏气息让森罗点了点头。

    这样的螃蟹依旧不值得森罗出刀,他也正想试试看自己的佛门念力如何,不曾想与自家刀意结合之后还不错。“更像是高温灼烧啊......反而有失了大悲本意。看来是错了。”森罗沉吟道。这在他看来确实是错了,大悲咒配上他的刀意,本该是无声无息地超度眼前这只妖怪才是。

    森罗依旧前行,“已经走了十余里,依旧无人烟。这一处怕是被妖魔祸害得紧了。”骸骨的武士干脆找了个高处站定,手将斗笠微微托起,空洞的眼眶之中一轮金光闪过。这一眼便看了数十里,森罗垂下斗笠再度叹息一声,“原来却要再行十余里方才略有人烟——就这还是远离河流的。”

    森罗所见的乃是如同日本城池一般的寨子,不靠近河流而是挖了浅浅水渠引水而入,恐怕就是怕那些水怪顺着深水潜入。在水渠两边还有箭楼一般的建筑,应该就是警戒妖魔的。这个地方或许会有船,但是看离开河流距离的话,森罗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最多也就只有小舢板了吧。

    而看看那滔滔河水,小舢板怕是不成的。哪怕森罗并不会溺水也是如此,“实在不行,恐怕也只有背着石头从河底过去了。”骸骨的武士想道。

    靠近那寨子,这妖魔的强度跟密度怕是更高。森罗现在眼前拦着他的就是爪牙毕露的几头妖魔——这些妖魔一个个都是丈二丈六的身高,为首的似乎是鳄蛟之属,而跟在后面的几乎都是鱼怪。这几个妖魔身上可是穿着甲胄,是真正典型的军中装束一般。手里自然也是提着妖气四溢的武器,这些妖魔的眼神可就比那螃蟹灵动太多了。

    他们在看森罗,用一种打量评估的眼神看着他。为首的妖魔眼帘几次眨动,那粗壮的手爪抓了抓口中的獠牙,他比划了一个手势。那些鱼怪纷纷让开一条路,退到一边让森罗通过。“沿路走来安然无恙,这哪里又会是普通的行人。”森罗从那为首的妖魔眼中读出了这个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