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930章 了解你
    “好了好了,来,把牛奶喝了。

    然后就去睡觉吧。”

    燕捷把牛奶递给了杨琪琪,她也很乖巧的接过,然后喝完。

    杨琪琪去睡觉了,燕捷还没去,他打算去找江暮深好好聊聊。

    房间里,顾沫和李琳已经聊的差不多了。

    顾沫还很客气的称呼李琳为琳姐,“琳姐,你说的我大概都知道了,我做足功课的,我看时间不早了,你就留在这里歇一晚吧。”

    “不用客气,我还有一大堆事情没处理呢,我就不在这里休息了,不过走之前,我要和你说一件事情。”

    顾沫颔首,“有什么事情,琳姐你就直说吧。”

    李琳考虑了一会,还是说了,“其实吧,琪琪已经和我说了,你最近好像有新的恋情了?”

    顾沫愣住。

    不等顾沫说话,李琳就说了,“其实不是琪琪主动告诉我的,你也别怪她,女人嘛,当然是最了解女人的,你最近的举动行为啊,和以前不一样,我察觉到了,女人只有恋爱的时候,才会变成这样,所以我就问了琪琪,才知道你有新恋情这回事。

    那个男人对你好吗?”

    顾沫垂下头,她真的不会隐藏,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全世界都能察觉到。

    顾沫也不和李琳隐瞒,直言道,“当然是好的,我吃过感情的苦,如果对我不好,我是不会和他在一起的,不过我现在也不清楚,我到底是不是在谈恋爱……因为我们还没有说过正式在一起之类的话。”

    李琳笑了,“其实,在一起不一定非要说清楚啊,你说是不是?”

    顾沫疑惑,“这是什么意思呢?”

    “你喜欢他,他喜欢你,你们互相照顾,朝夕相处,其实就是在一起了。”

    听到这话,顾沫是打心底高兴,只是李琳不太高兴。

    李琳说道,“顾沫,其实我想提醒你的是,你最近成绩下滑了,你虽然第一首第二首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可是你名气还是太小了,你啊,还要继续加油。

    你第三首成绩在今天已经出来了,前两个小时的事情,成绩很不好。”

    闻言,顾沫皱眉,谁都不希望自己成绩下滑的。

    顾沫很抱歉的和李琳说,“对不起琳姐,我也不知道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虽然我第三首的成绩不怎么样,但是我发誓我一定会努力在第四首的时候给你一个响亮的成绩,好吗?”

    其实李琳听出来了顾沫的意思,她是不希望李琳阻止她和江暮深的感情发展。

    李琳笑着拍了拍顾沫的肩膀,“你放心吧,我是不会阻止你和江暮深的,你的老板都同意了,我一个小小的经纪人能说什么呢?

    我只想告诉你努力了这么久,就是为了打败熙雯,别在这个时候放弃。

    所以你千万不要掉链子啊,这是我作为经纪人对你的忠告。”

    顾沫点头,听得很认真。

    “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李琳起身,跟顾沫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在二楼的阳台燕捷和江暮深趴在栏杆上。

    “虽然我知道你可能不想告诉我这些,但是作为兄弟我还是要问一下,你的惆怅是不是和女人有关系呢?”

    燕捷缓缓问道。

    江暮深神情黯然,“燕董,你看出来了?”

    “虽然在外人眼里,我们一直是老板和下属的关系,但是我们俩都清楚,我们俩都把彼此当做是兄弟,你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兄弟最了解兄弟,你肯定是在为女人惆怅。”

    江暮深觉得既然燕捷都知道了,他也没有必要继续隐瞒下去。

    “燕董,其实我在想,顾沫以前到底有多痛苦,赵成渊那家伙到底有多么的魂淡。”

    江暮深叹了一口气,“我很想为顾沫做点什么。”

    燕捷按住江暮深的肩膀,“身为男人,我很理解你,我喜欢的女人被欺负了,我当然会讨回来。

    所以你想好了吗?

    如何对付赵成渊。”

    “没有,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很烦恼,我希望顾沫早点报仇,免得她下半生一直抱着仇恨度过。”

    燕捷吸了一口气,“我这么跟你说吧,虽然我们是男人,但不代表有些事情只有我们男人才能解决,女人也有很强大的力量。

    你既然爱她,就要相信她。

    你能做的是帮助她,而不是替代她。

    懂么?”

    “不是很懂……”“我了解你,你想背着她直接找赵成渊算账,不想让她为了仇恨失去自我。

    可是你的插手,会让她不自在。”

    江暮深听了燕捷说的话更加疑惑了,他皱眉,“我不理解,燕董,喜欢一个人,为她付出,为她去做某一件她非常想完成的事情,难道不好吗?

    到底是我不懂女人,还是不懂爱。”

    燕捷看着宁静的夜色,许久才开了口。

    “如果只是一件小事,你帮了她,她会很开心,可是正因为她要复仇,所以她不希望外人插手太多。”

    江暮深这回明白了,他沉寂下来。

    燕捷见他不出声了,打算让他好好想想,别人说再多,也比不上自己的悟性。

    就在燕捷要离开的时候,江暮深说:“燕董,谢谢你。”

    燕捷止住脚步,缓缓一笑,“是兄弟,说什么谢谢?”

    燕捷离开。

    江暮深欣慰,燕捷还把他当做是兄弟,并没有因为他当初对杨琪琪有了好感而介怀。

    燕捷是真正的男人。

    卧室里,杨琪琪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燕捷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听见燕捷的动静,杨琪琪安静下来,不再辗转反侧。

    看着床上躺着的人儿,燕捷勾唇,“你认为这世上还有谁比我更了解我媳妇?

    别装睡了。”

    杨琪琪囧,睁开眼睛,“你做什么去了?

    这么久才回来?

    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啊。”

    燕捷坐在杨琪琪的面前,一副乖巧的样子,“傻媳妇,担心我做什么?

    我一直在家里,我在阳台和江暮深说话。”

    “是这样啊,你们说了什么?”

    “无非是一些情情爱爱的事情。”

    这么一说,杨琪琪就来兴趣了,她托着下巴,静静的看着燕捷,“跟我说说,你们具体聊什么了?”